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南宫煜,夏初尘全文 初一必考作文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3
  • 16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主角南宫煜,夏初尘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而来,白捡了一个男人和萌娃?相夫教子的先放一放,等她教训教训渣爹渣妹,告诉他们,她夏初尘不是好惹的

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南宫煜,夏初尘全文 初一必考作文

主角南宫煜,夏初尘霸宠狂妃:邪王慢点宠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穿越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重生而来,白捡了一个男人和萌娃?相夫教子的先放一放,等她教训教训渣爹渣妹,告诉他们,她夏初尘不是好惹的!精彩章节夏初尘倒觉得奇怪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身份竟能做到全京城百姓连她是谁都不敢开口。

“我知道了,寻她爹娘的事情就不必再动用阁中的力量,我过两日要去吴王府中替吴王妃治病。

”夏初尘说道。 旭阳听闻此话道着:“主子,那您可有在太后跟前找梁安王府的麻烦?”“治好太后还不至于能够扳倒整个梁安王府,五年都等下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夏染雪的师父你可找人盯着了?”“他从宫中出来后,我们的人马就开始盯着了,不过此人甚是狡猾,应当是知道我们有人跟着,进了梁安王府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梁安王府之中有两路势力盯着,我们不敢再轻易露面,就一直守在府外。 ”“两路势力?”夏初尘好奇,“怎么会有两路呢?”“这个我们还没有查探出来。 ”夏初尘只能说道:“那就等着,他一旦从梁安王府之中出来,就记得来禀告我。

”“是。 ”夏初尘用水洗了面之后,再次戴上了人皮面具,刚打开书房门,一个小小的身子就滚了进来。 念念一个后空翻便站稳在地上,拍了拍衣服,一点都没有在偷听的尴尬。

夏初尘低头朝着她一笑,“我带你去街上问问,你爹娘是谁,你在外三天,你爹娘心中也肯定着急。 ”念念小手缠着,她是想跟着夏初尘去街上玩玩,闷在这里边已经三天了,就算跟着旭阳出去,也都只是帮她找爹娘的。 “那你要给我买糖葫芦。 ”“好,我给你买糖葫芦还有蜜饯。 ”夏初尘伸出了一根手指,念念伸出小手就握紧了夏初尘的那根手指不愿意分开。 京城街道依旧繁荣,街道两边叫卖声不断。

夏初尘带着念念走到一处茶摊之前,问着茶摊的小倌道:“小兄弟,请问你有没有见过这个孩子?”茶摊的小倌在见到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时,腿都软了,连连摇头道:“没,没见过。

”夏初尘带着念念一连问了几个人,与旭阳说的一般,看这些百姓的神情大抵都是知道这女孩的身份,只不过都不敢说。

“娘亲亲,糖葫芦!”桥边,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摆着摊。 夏初尘带着念念走到了小贩跟前,给念念买了一串糖葫芦之后,对着小贩问道,“你以前可有见过这个小姑娘?”卖糖葫芦的刚要开口,目光触及吃着糖葫芦都比着威胁神情的南宫念,连忙摇头。

夏初尘在河中清水的倒影之中,看清了水中念念小姑娘比鬼脸小脸凶神恶煞地威胁。

难怪,这些寻常百姓一个人都不敢说出她的身份来。

夏初尘一个回头,小姑娘比着威胁的表情连忙收回,露出牙齿甜甜一笑,“这糖葫芦真好吃,你要来一颗吗?”“水中的倒影能看到你刚才做了些什么小动作,说吧,你究竟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他们都不肯说?你要是不肯说的话,我只能狠心地把你扔在这里了。

”念念连忙扔掉糖葫芦,爬到了夏初尘的身上,呜咽着出声道:“我爹爹要娶后娘了,后娘很凶凶,爹爹也不要念念了……”夏初尘怀中布满泪痕地粉嫩小脸蛋,便狠不下心来了。

并非全天下的后娘都是不好的,但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这话也不错。

“你亲娘呢?”念念盯着夏初尘看着:“念念的亲娘不是你吗?”夏初尘看着她说道:“不是。

”“念念不知道亲娘。 ”“那三天前追你的坏人呢?是谁?”“那是后娘派来的坏蛋蛋,娘亲亲,你保护念念,好不好?”小姑娘手紧紧地搂着夏初尘的脖子。

大有一种就算夏初尘不答应,她也绝对不会放开的架势。 夏初尘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若是孩子还活着,应该也是这么大了吧!而且这个孩子,让自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既然这个孩子的爹爹和后娘那么坏,那留下这个孩子在自个儿身边也是好的。 或许对于她爹而言,没了一个女儿反而再娶了继室之后更加轻松吧,否则都三天了,他们怎么还没有找到来找小念念的人。 还不如跟着她一起生活,她年纪小小就这么聪明,是个可造之材。 夏初尘应了是之后,就带着小念念回了家。 小念念听到是之后,心情激动的很,她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的娘亲,等到和娘亲再熟一点,她就把娘亲带回太子府好了!在回家的途中,遇到了一辆宽敞的马车。 小念念看到那辆马车之后,连忙将自己的小脸缩进了夏初尘的怀中。

马车的帘子随着风微微扬起,里面那张如玉容颜只是露了一瞬,那浑身的凌厉气势却让夏初尘陡然一惊。

赶着马的落尘朝着马车里边用着特殊的传音入密说道:“主子,那是救治太后的毒公子,他怀中抱着的孩子好像就是小殿下!要不要?”“不必了。 ”南宫煜将车窗的帘子轻轻挑开,望了眼那个缩在夏初尘怀中小人儿,只见她偷偷地看了眼马车,复而又快速地将头低下了。

他不由地唇角含了一层淡笑。

夏初尘头一次知道一个男人的笑容也能算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马车都走了,出来吧,小乌龟。

”夏初尘对着怀中装缩头乌龟的小念念说道。

小念念抬起头来,奶凶奶凶地说道:“本姑娘不是小乌龟。

”……梁安王府之中。 夏染雪受了那么大的气,只能在屋子里砸东西,各种珍贵掐金丝的瓷器都在地上成了碎片。 众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出。 梁安王妃慕氏四十不到的年纪,保养地极好,头上戴着一套鎏金红宝石的头面,望着是端庄万分。 “我的雪儿,你怎么又犯了这个毛病?这可是在京城!”“娘,我为了太后的病费尽了心思,到头来却被那个什么毒公子的沽名钓誉之辈搅了局,你都不知道他在宫城门口是怎么说的我!”“那种下三流之人亏得你还与他计较,太后宫中的一个小内侍给慕婉仪带了一个消息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