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回 李多祚手刃三思 唐中宗误斩太子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7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你我。 ”分付云从道:“你在昭阳殿内等着,徜然驾回,忙来报我。 谅此处必然没人知觉。 ”三思又道:“万一他说与父亲知道,如何是好?”韦后道:“我自有主意。 定然我明日要

第二十九回 李多祚手刃三思 唐中宗误斩太子

你我。 ”分付云从道:“你在昭阳殿内等着,徜然驾回,忙来报我。

谅此处必然没人知觉。 ”三思又道:“万一他说与父亲知道,如何是好?”韦后道:“我自有主意。

定然我明日要似你姑娘,做得一日皇帝,也是快活的。

”说罢,去抱住三思要干。 三思被惊坏了,此物梅糖软了,急不能举。

韦后把手擦弄良久,势稍昂壮,然而终久不强健,将就了事罢了。

便辞韦后出宫。 不提。 且说中宗久困得志,溺于晏乐,群臣习为卑污。

景新三年三月,上幸玄武门观宫女拔河。

拔河者,是往河中戏水。 虽是旧规,也没有人主之尊,看此亵狎之事。 中宗那管甚么,见这些宫女出头露体,都在水中游戏。

却像游鱼仰沬,又像凫鸥出没。 只露出粉脸在水面上,又似江岸芙蓉。 中宗看得高兴,便令光禄寺安排酒席,与近臣宴集,令各效伎艺为乐。

也有执板唱新水令的,也有出位旋舞,唱月儿高的。 有个祭酒祝钦,作人风舞。

摇头转目,备诸丑态。

国子监司业郭山晖独歌鹿鸣蟋蟀,又使侍臣各为回波辞以献,内中若周利用等都做了个。

谏议大夫李景伯说:“回波者,主持酒气,微臣职在箴规。

侍宴既过三爵,喧哗切恐非议。

”上不悦,回宫。

明日中宗想道:“这些人都在御前不敬。 只有司业郭山晖,谏议大夫李景伯,意在规讽。

”下诏褒加之。

三思别了韦后,由后宰门归至府中。

柏香迎着道:“老爷连日朝中辛苦,且喜今日得假回来。

”三思道:“正是。 ”问柏香道:“太老爷并太夫人还未睡么?”柏香道:“今日大老爷来望太老爷,留他在后面吃酒,此时尚未散哩。 ”三思道:“可是崇训哥哥?”柏香道:“正是。 ”三思道:“我今日倦了,不欲得与他接见,待明早见他罢了。 ”柏香列立酒肴,与三思房中对酌,三思一面吃酒。 不奈得这柏香隔旷已久,馋火甚动,只管来惹骚不住。 三思又吃了几杯,道:“收去罢。 ”便去衣就枕。

柏香忙入榻中,把三思搂着。

三思之物虽是雄壮坚硬,自从龙眷惊遇,便似秤勾儿,再也不大鼓锐。

况柏香又吃薛敖曹弄过,宽溜异常。

三思身体又倦,任凭柏香自动。 这柏香不比韦后,乃长安名妓,历阅多人,过的。

便扒在三思身上,做出许多故事。

三思这物终久是软的,当日将就弄入一番,草草完事。

两人便搂着睡了。

不提。 且说太子李重侵见三思把亲娘如此窘辱,心中恨恨。 下楼去寻李多祚,因天子祀郊,一路上摆围防卫,不在宿卫之中。

觉心中闷闷不已,直至日没,方得相见。

太子道:“今日几次来寻将军,偏值将军正务。 ”李多祚道:“为何今日寻我几次?”太子道:“自古道家丑不可外场,今将军与我一心,便说不妨。

今日父王南郊祭祀,文武百官谁不陪侍。

逆奴武三思推病不去,我心下怀疑,自至三思门上去问,回着不在。

那心更疑起来,往宫中各处相寻,连我母后也不见了。

直寻至御龙楼上,只见狂奴诱着母后做着那事。

我一时欲待打死这狂奴,又无一物在手,只得几次来寻将军出力。

”李多祚道:“若在宫中杀他,被外人知道,物议起来。

史官笔下,便不干净。 必须俟他出朝,归往本第,诛之方可。

明日我多点宿卫之兵,必杀此贼,以报殿下。 殿下日后登临宝位,勿忘今日之情也。

”太子曰:“若忘此情,,鬼神诛戮。

将军若在他家中杀时,但是武氏宗枝,一概去尽方可,否则萌芽再发,自贻其祸。 ”祚曰:“我闻三思无子,其兄崇训并武城,我则杀之。

其武彟二老,存亦无妨。 当令五百精兵围捉,认定杀之,必无错也。

”二人计定散去。 不觉钟鸣百八,鼓响三千。

天鸡三唱,惊动百官。 中宗早朝视事,韦后同决于政。

文武百官俱齐,独三思不至。

太子定睛照品级视去,并不见影。 又往宫中问着官娥道:“武三思何在?”宫娥道:“昨晚出官去矣。

”太子又至宿卫寻着多祚道:“狂奴不至,?”多祚道:“他果不来,我当入他第中擒拿,必不轻放。 殿下当同往之,恐圣上一时着恼,累及于我。

殿下当即言,勿使害我方好。 ”太子道:“这话不须分付,傍早行事便了。

”李多祚暗暗发了号令,点下精兵五百,俱是锋刀利剑。

各人吃了早饭,装束停当。 不觉旭日将升,李多祚领兵,同了太子,径奔魏王府署而来,将武门团团围住。

李多祚站在当门。

只听得呀的一声开出门来,是五个守宿的兵士。

多祚道:“武爷在否?”兵士道:“昨晚在府,今日不见入朝。

”兵士说罢,竟去了。 多祚走进头门,随身有十余个骁将,并太子一齐进去。

门上人忙忙问道:“为什么的?”多祚道:“请你爷说话。

”门上人道:“门俱开了。 ”李多祚并太子十余人,一齐径往内走。 直至内房,还不知三思卧所。

拿着一个女使,问得明白,方晓得是他的内室。 李多祚随把门蹬开,抢至床前,见与柏香一头而睡。

多祚大喝一声道:“看刀。

”把两个人一齐杀死。

又往内厢,杀了武城并武崇训,单单留下武彟夫妻。

但是武氏宗支,且是杀得个干净。

其余家人,尽皆跑散。 太子将封皮封了府库,领出了武老夫妻,令彼往寺院中安置。 一时间城中喧嚷起来,已报闻中宗。

正视事未散,听见大惊道:“是何人无故杀我皇亲?”韦后见杀了武三思,心中疼了,忙道:“快查反贼,莫要杀进宫来。

”又报道:“是左羽林将军李多祚,带兵五百,前去杀害。 ”中宗大怒道:“宿卫之士,不奉朝廷旨意,擅杀皇亲,,可恶之极。

”忙令兵部领兵三千,即时尽斩,不许客留一人。

兵书尚书领了三千铁甲兵而去。

只见多祚引兵入肃章门。

中宗说:“汝辈皆宿卫之士,何为从多祚反?”于是千骑斩了多祚,并太子尽皆杀死,一时间那兵部那里认得太子。 既被乱兵杀死,惊得慌了,连忙入奏道:“臣蒙圣旨,即点精兵三千,杀率多祚反乱之卒。

不想太子也在其中,无人认得,也被遭害,臣该万死。 ”中宗大惊。 韦后得知了这个消息,细问此兵从何而起。 内幸道:“李多祚之兵,是太子所使的了。 ”便假意哭道:“为何走去,死在乱兵之手?”中宗问韦后:“这是怎么说?”韦后道:“该他如此,自然走去。 天意料然不错,人之生死,岂可逃得,但是死得好苦。 ”中宗滴着泪道:“其中必有原故。 ”韦后道:“虽有原故,,那里问得明白。

如今须早早殡葬他们便了。

”中宗传旨,着礼部好生依礼殡葬。 其武氏宗支,照品级皆以礼。

武氏资财,尽入宝藏。 武彟夫妇,载入养老宫安置。 其府第改作武氏宗庙,将前武氏七庙,尽皆拆毁。 宗楚客等闻知三思被害,四鬼五狗尽皆遁去。 武党一见,没兴起来。

这中宗见太子既死,又没了武三思,不觉精神灰颓。 韦后见三思死了,犹如没了一件至宝一般,心下只是悲哀。

只说是想着太子死,故此悲痛,心内想道:“三思既死,无人与我作乐。

中宗本事,又来不得。

怎生得这昏君早死一日,我也得如武太后这般快乐。 那时我多取几个人在宫中,任我施为。

一日也好。

”韦后故意去把中宗调戏。

中宗精神不加,只是半路中丢了拐儿。 他日夜偏去缠绵,死也不放。 弄得一个中宗的,也不知天晓日暗。 常时中宗竟懒于朝政,韦后便自去摄政,百官也何,只得凭他。 正是。

毕竟怎生结果,且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