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2363,第2363章 黄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2
  • 8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是个好名字,配的你这模样,哪里像本宫,名字不动听也就罢了,长得也只有这般。 ”芳妃假作不高兴道,樱唇嘟起,因着保养地极好所以看起来并不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2363,第2363章 黄鹂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是个好名字,配的你这模样,哪里像本宫,名字不动听也就罢了,长得也只有这般。 ”芳妃假作不高兴道,樱唇嘟起,因着保养地极好所以看起来并不突兀。 “谢娘娘玉口夸赞,不过娘娘玉颜艳压群芳,乃百鸟之首。 一时看不雄是什么,直到夏丞相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众人才看雄是一颗珠子。

“臣献上的是五色石,据说是女娃补天剩下的材料,神话不可信,不过用来当玩物也是好的,放在房间里可不需点蜡而亮如白昼,且呈七彩之色。

”夏丞相不无骄傲地介绍道。

芳妃见此不由略略直起身子,眼里的兴趣明显,看着珠子道:“夏大人莫不是送错了,这么个媳物若是献给皇上,想必皇上会龙颜大悦。

”“娘娘说笑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微臣不过是拿着皇家的东西在娘娘面前讨个好罢了。 ”其实这颗女珠子并不叫五色石,而是叫曼陀罗之夜,当初第一次见雨轻的时候便是在这样的光芒之下,当时是在曼陀罗国的一个黑夜里,自己奄奄一息,雨轻拿着曼陀罗之夜在黑暗中寻找自己,自己当时觉得雨轻当时仿若仿若仙女,在曼陀罗之夜的照耀下美得不可方物…雨轻,为了我们的女儿,你不会怨我吧”夏叶子勉强陪了一个笑容。

“这小嘴这么会说话,唉……只可惜本宫这肚子不争气,任是多想生个公主出来也没有,只得一个泼猴似的乾儿,整日的往宫外跑,日后若是取了太子妃还不得把我这个亲娘忘得远远的了。 ”芳妃满脸愁容,说出的话若是让别的嫔妃听到不知道作胡感想,太子都是她所生的还说自己肚子不争气。 “太子殿下心系万民,去宫外亲身视察乃我大楚之幸,朝廷之福。 ”夏丞相忙劝道。 “得了得了,你若要劝我,不如把叶子丫头送与我做女儿呢。

”芳妃看似开玩笑的说。

“臣惶恐,小女凡人之身怎配地做娘娘的女儿。

”夏丞相虽是如此说,内心确是高兴的,毕竟芳妃可是未来太后,能得她的喜爱便是对夏叶子的未来多了份保障。

却听芳妃“噗嗤”一笑道:“女儿做不的,媳妇可做的?”说着像是被自己逗乐了笑了出来。

夏叶子被芳妃握着得手猛的一震,被吓得登时立在当场。

场面一时尴尬,胡姨娘和夏慕兰立在一旁自是不做声,夏叶子和夏丞相也没说话,大殿只听得芳妃的笑声。

殿外一声“母妃”让大家都向殿门望去,夏叶子自是听的出那是谁的声音。 “这小子,总算是想起本宫了。 ”芳妃虽是嘴里说着可是已经从座上站了起来迎上去,脸上不见方才的算计,只有温情的母爱。

“母妃,儿臣听说您这有贵客啊。 ”楚承乾一脚迈进殿门问道。 楚承乾处于变声期声音极度沙哑,像鸭公叫,夏叶子“噗嗤”轻笑出来,本以为声音极小,可没想到楚承乾却是向她看来。

楚承乾见是夏叶子,惊愕了一下,道:“你怎么会在我母妃这里?”其实楚承乾问完就后悔了,夏丞相也在,自然是来参加今日的宴席了。

众人又是一阵拜见,楚承乾坐在芳妃左侧,宫女上来奉茶,脸上带着一抹可疑的娇羞。 楚承乾给芳妃送上的是一对在民间寻来的黄鹂鸟,虽是常见,胜在鲜活。

黄鹂鸟被关在鸟笼里叽叽喳喳的叫,夏叶子看那珠子时也是万分惊叹,平日连自己都没有见过,而胡姨娘则是哀怨地看着夏丞相,女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天生有着向往的,可平日自己都没见过这珠子。 芳妃看了看楚承乾,用表情表示疑问,后者点了点头,芳妃暗暗气恼,她这才知道原来儿子早就和夏丞相达成协议了,夏丞相如今是自己太子党一派了,亏得自己还废了那么多话,夏丞相也是疑惑,太子竟是没有跟芳妃提起吗?楚承乾却是怡然地喝着茶,仿若没有看见众人的眼神。 夏丞相暗暗觉得可怕,这太子的心智真的只有十六岁吗?夏丞相开口道:“宴席就要开始了,想必娘娘还需沐浴更衣,臣等就此告辞。 ”此时距宴席开始还有一个时辰,不过想必他们母子还有话说。 “嗯,小德,你去送送夏大人。

”芳妃点头答应道。

“是,娘娘。

”德公公又将众人照原路引了出去,又到了了养心殿,皇上此时还在里面与四皇子话家常。 众人进入太和殿等待宴席开始,德公公回去给芳妃复命。

其他官员大都还在各自女儿的殿里。

太和殿此时只有零星几个年轻官员,也没有按照等级,都聚在一起交谈甚欢。

胡姨娘此时终于可以大口喘气了,在宰相府她一人独大,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像个丫鬟一样一直站着,那芳妃也不看座,就算是芳妃又怎么样,到底也只是皇帝的妾室,但一想到她的儿子可以做太子,那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不可以做太子妃呢?胡姨娘越想越觉得是,看着坐在大殿榻榻米上舒展腰肢的夏叶子冷笑道:“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夏叶子当做没有听到,依旧舒展着。

胡姨娘见夏叶子无视自己,更加生气道:“芳妃娘娘不过是和你说了几句话,至于这么得瑟吗?”“够了,现在是皇宫,你就不能消停会?”夏丞相不无头痛道。

“老爷…”胡姨娘企图撒娇。 “好了,成什么体统。 ”夏丞相斥道。

又看向夏叶子:“叶儿,你要知道你是夏家的女儿,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应淡然处之。 ”夏丞相说的意味深长。

“是,爹爹。

”夏叶子知道爹爹指的是什么,她是年纪小但也不是傻子,自己是宰相府嫡长女,日后就算不是嫁到皇家也是嫁给某高官,自己在婚姻大事上没有话语权。 “叶儿,爹爹定会护你周全。

”为了雨轻,也要护你周全。

“嗯,叶儿知道,叶儿什么都听爹爹的。

”夏叶子并不是个性格温顺的女孩,只是因为那是她爹爹,最爱她的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