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监狱势力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5
  • 10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关禁闭三天,这是对秦阳的惩罚。 关禁闭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将一个人关闭在一个黑暗安静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没有任何人和你交流,死寂会让禁闭室变得如同坟墓一般,人

第八百八十一章 监狱势力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关禁闭三天,这是对秦阳的惩罚。

关禁闭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将一个人关闭在一个黑暗安静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其他东西,没有任何人和你交流,死寂会让禁闭室变得如同坟墓一般,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精神状况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宁愿挨一顿棍子,也不愿意去关禁闭,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关禁闭便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承受的事情了,毕竟修行的时候,总是很容易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在这样的状态下,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三天禁闭,不过是对秦阳的小惩戒,毕竟秦阳也是被逼出手,监舍老大给新人教规矩这种事情,从上到下谁都很清楚,所以没人同情吴峰。 成王败寇而已。 秦阳也没把这三天禁闭放在眼里,他安心的在那漆黑的房间里修行,无边的死寂反而让秦阳修炼起来感觉格外的有效,他尝试着努力冲击第十九穴,没想到竟然一蹴而就,直接破穴成功。 秦阳回到了386囚室,张政等人全部哗啦一下从自己的铺位上站了起来。 “阳哥。 ”秦阳笑着点点头:“大家不用这么客气,我是新人,很多都不懂,大家都是号子里的,互相帮助吧。 ”张政笑着恭维道:“阳哥你可真是厉害,吴峰中二十三窍穴的实力,却根本扛不住你的一下!”秦阳谦虚的说道:“趁其不备而已,如果认真的打,不会赢的这么轻松的。

”张政等人听着秦阳这么一说,心中顿时都有数,看来秦阳的战斗力比他的实力水平要高,毕竟他说的是赢得可能不轻松,但是没说赢不了。 “对了,阳哥,那吴峰的腿虽然被打断了,至少得在医院呆一两个月,但是他这个人睚眦必报,你打断了他的腿,还让他颜面无存,他肯定会报复你的……”秦阳嗯了一声:“吴峰不是我的对手。

”张政小心的提醒道:“是,如果真刀真枪,吴峰他肯定不是阳哥你的对手,不过这监狱里关系复杂,吴峰是雷明的小弟,你打了吴峰,雷明说不定要替自己的小弟出头……”“雷明?”秦阳皱了皱眉头:“这个雷明什么实力?”“他是一名大成境的高手,性格暴躁,性子好斗,是这里一个很出名的头目,手下有着不少人,吴峰就是其中一个……”大成境?秦阳顿时有着两分头疼,他现在的实力硬扛大成境可不行。 “雷明一定会为吴峰出头吗?”张政摇头:“那倒是不一定,因为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所有放出风要对付你,不过我想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如果雷明真要找你的麻烦,在没有把握和他们对上的时候,最好不要那么冲动,毕竟那些家伙没一个善茬,在这里面,发生冲突,把人打进医院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还有把人打死的……”“打死?”秦阳扬了扬眉头:“难道就不怕遭受惩戒吗?”张政解释道:“打死人的通常有两类人,一种是没有办法被人逼迫出来动手背锅的人,一种是自己就没有希望再走出这里的人,算是自暴自弃的人,在这里,除非是罪大恶极的人,否则是不会有死刑的。 ”秦阳点头:“谢谢忠告,我会小心的。 ”下午四点,到了每天放风的时间,所有的房间铁门自动打开,所有囚犯都向着外面走去,一个个神态轻松,甚至有说有笑。 秦阳也和张政几人一起向外走去,一路上顿时收获了不少打量的眼光。

“那小子就是把吴峰打趴的新人吧?”“确实够猛,不过在这里,凭他那点实力,想要掀起浪花,恐怕难,吴峰可是雷明的人,雷明可不会袖手旁观,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嘿嘿,说不定等会就有好戏看了!”“雷明这家伙可是出手狠辣,你说那小子会不会被打断腿?”秦阳听着周围的议论声以及被各种各样目光注视着,内心略微的有着两分凝重。

如果说在外面,大家争斗还要讲究一点规则,但是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伪装和规则都被撕开,只剩下赤.裸裸的丛林法则,那就是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够大,谁就有话语权。 众人走到了宽敞的广场上,秦阳一眼扫去,数百个人,黑压压的一片,不过这个广场足够的大,几百人分散开来后,也丝毫不显拥挤。 有人在打篮球,有人在打乒乓球,有人悠闲的躺在地上,有人扒在铁丝网边聊天……张政等人自然陪在秦阳身边,靠在一个角落的台阶上,在这里,也有很多没有参与任何运动的人,悠闲的坐在石台阶上,享受每天的休闲时光。 秦阳眼光扫过全场,侧头看向张政:“你们来得久,这里面都有些什么出名的或者需要值得注意的人物吗,嗯,我是指厉害的,或者说不能招惹的……”张政对这些显然是非常熟悉的,飞快的给秦阳解释道:“虽然这里是修行者监狱,但是大部分依旧都是大成境以下的实力,你能打败吴峰,实力已经在这里是排在中上层了,如非必要,小成境实力的人估计也不会招惹你。

”“大成境实力以上的人数并不多,估计只有不到五十个,这些人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大部分都是安心修行,循规蹈矩,都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不过也有一些人称王称霸,形成了几个势力。 ”“你看左前方篮球桩下那个魁梧中年人了吗,他就是雷朋,绰号手雷,手下有一波人,是这里的一号人物……还有乒乓球台那个脖子有纹身的光头,叫周恒,绰号毒蝎,实力也是大成境,是另外一个人物,和雷朋关系不和,两个人是对头……”“靠在栏杆上那边铁网上那个胖子叫武军,绰号狂狼,这个绰号来源于他发狂时曾经将一个咬得血肉模糊,就像是被狼撕咬过一般……现在监狱里势力比较大的便是这三个人,除开这些人,当然还有很多看上去不嚣张但是却同样绝对不能惹的人……”秦阳眼光扫过不远处的一群人,一个老者悠闲的坐在一个石桌上,在他的面前竟然摆着一副围棋,他正捏着一枚棋子正在思索,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明显是他小弟的中年男人,冷冷的扫视着周围的人。

老者的对面位置上却是空无一人,这老者显然是自己和自己下棋。 秦阳努了努嘴:“那个老头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