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的儿子上大学的联想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8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这是发生在1982年一件真实的事情。 要把这事说清楚,须要追索到恢复高考后第三年的1980年。 我县第一高级中学(人们习惯简称为县一中),依据上级规定,春季开学报名时间,定在正

	乞丐的儿子上大学的联想

  这是发生在1982年一件真实的事情。 要把这事说清楚,须要追索到恢复高考后第三年的1980年。 我县第一高级中学(人们习惯简称为县一中),依据上级规定,春季开学报名时间,定在正月十六日止。

正月十九日,一位衣着褴褛的少年来到教导处报名上学。 教导员常超迪老师问清了他是高一四班的学生,并查了学生花名册,上面有他的名字李作仁。 无赖地说,学校有规定,超过报名截止日,学校再不报名了。 这位学生多次反复地说:我要报名,我要上学。 说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并把一包装着角分币的透明塑料袋放在桌上。

  隔壁党支部办公室的李文远书记听到后,走了过来,问清了原由,看学生衣着不整,亲切地问:你怎么现在才来报名?李作仁答非所问:我要报名,我要上学。   学生不肯说出实情,必有隐情。 李书记不再问学生了,亲切地说:我看是不是这样,你明天再来,我们给你答复好吗?  李作仁二话没说,含着眼泪,拿着装钱的塑料袋放进书包里,走了。   当天下午,李书记从常超迪老师家访得知:该学生家在离县城15公里的毛市镇卸家河村,母亲两年前病亡,父子俩相依为命。 父亲体弱多病,以乞讨和半农为生来维持父子俩的生活。 母亲临终时对儿子说,你要好好读书,长大成人后报答你的爹。

为了筹集儿子读书的学费,父亲腊月二十八就出外乞讨去了,正月十八晚上才回家。   班主任瞿定炽还介绍:该学生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县一中的,通过一学期接触,该生性格内向,但学习悟性好,又加上一惯刻苦用功,各门功课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 当时,李书记委托班主任向他讲:学校研究,他的学杂费全免外,每月还给予他一定的助学金,助他完成学业。   第二天,李作仁听到班主任传达这一好消息,当时他很受感动,眼睛湿润,向瞿老师不停地鞠躬。

他以优秀的班主任、有名望的语文老师瞿定炽为楷模,刻苦学习。 每天下晚自习后,坚持夏天穿深胶鞋防蚊虫咬,冬天披棉被防冻在路灯下看书。 每天提前起床,坚持在操场上晨读。

功夫不负刻苦人,1982年,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学。 而和他一样同在班主任瞿定炽老师班上的同学,绝大部分也考上了大学。

李作仁上大学前专程来校看望瞿定炽老师,真诚地说,今后无论我身在何处,您永远是我的恩师,您是我心中楷模,我只要来到家乡,一定会来看望母校,看望您。

  学生为什么把瞿定炽老师敬称为恩师?他当班主任三年,为什么绝大部分同学都能考上大学?因为他默默无闻工作,身教重于言教,为人师表。

对学生关怀备至。

他批改学生的作文,每篇既有眉批,也有尾批。

对遣词造句、分段谋篇、字迹公正,都有严格的要求。 经常把学生找到案前,当面批改作文,使学生受益匪浅。

他还经常找学生促膝谈心,帮助学生排忧解难。

他从每次月考、中考分数中发现,班上的学生在科与科的分数上不平衡。 他想:这势必影响今后高考总分下降。 于是,强烈的责任心促使他,经常把各科的老师请来开座谈会,对各科成绩差的学生,请各科老师“开小灶”、“开中灶”进行补习,这样,促进了学生各科成绩平衡发展。 瞿定炽老师家庭是地主成份,父亲又当过户长,在那个时代还能入党,还能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 可见,他对党的教育事业忠心耿耿、呕心沥血、硕果累累。

他为国家培养了无数栋梁之才、有志之士。 县一中有他这样一批优秀教师才骄傲,当时才名声大振!不幸的是瞿定炽老师劳累成疾,身患癌症,后来昏倒在讲台上不幸身亡,以身殉职。 业已成就、兴旺发达的学生李作仁听到这个噩耗,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急急忙忙赶来见恩师最后一面。

在恩师遗体旁边,他和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同学们,眼泪不停地流,躬不停地鞠。

在高规格的追悼大会上,李作仁以学生代表泣声讲话:恩师去世,我悲痛万分。

千言万语说不尽对恩师感激之情,我们和恩师之间的师生之情是最扑实的、是最纯洁的、是最真挚的,没有铜臭味。

恩师,你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我们虽然在您的教育下,都事业有成,成为国家有用之才,我们还要继续努力,为恩师争光!为母校争光!  现在学校里有这样一条口号:“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一切;为了一切学生。 ”十七年前瞿老师做到了,李书记也做到了。 他对迟报名的学生,不仅没有硬性地拒之门外,还派老师家访,得知学生迟报名的真实情况后,向学生予以关爱,投下一缕温暖的阳光,不仅温暖了学生幼小的心灵,并为他漫长的人生道路铺满了阳光。 李书记、瞿定炽老师他们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啊!老百姓在自家屋里神龛上,供上“天地国亲师位”,这个师,是对像他们这样的老师的崇拜和尊重。 然而,现在有的老师团结一致向钱看,没有诸多商品经营,却经营起学生来了。

本班主课老师在学生下午放学后,在学校附近租赁的民房里,为本班学生搞“补习”。

哪管学生们的饥饿,只顾自己捞外快。 每星期五天晚上二个小时左右补习内容,主要是辅导学生做做作业,其次,是课堂上应尽职尽责讲的内容,有意留点“存货”,在补习班出售给学生。 轻轻松松,一个月外快收入比工资高得多。

何乐而不为?!虽然上面多次三申五令,有的学校依然在经营学生,甚至还经营学生的家长!去年,我从省城回县城的班车上,身旁坐的是一位回家的大学生,交谈中我问他,你一定会去看望你的母校,看望你的老师。

他回答,我学的知识是我的父母亲用钱买的,我不去。   学生对老师投入自己的一缕阳光,非常珍惜,时刻牢记,刻苦学习,用优异的成绩向母校回报,向老师回报,这是学校、老师最愿意接受的回报。 也是最欣慰的回报。 椐快80岁退休老书记李文远回忆:听在职的县一中领导和老师说,李作仁这个学生来过母校几次,瞿定炽老师健在时,他多次去看望过。 还给学校资助过。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28年多,母校、老师的滴水之恩,学生至今还牢牢地记着,仍是他心中一缕阳光,母校欣慰,老师欣慰!这也是教育者的骄傲、自豪啊!  听李作仁家乡人介绍,他那位体弱多病的父亲早就到儿子那里享福去了,这位可敬的父亲该享福了。 在逆境中靠乞讨供儿子上学,他那坚韧不拔、不屈不饶、无私奉献、无怨无悔的优良品德,潜移默化感化了儿子,这也是他儿子成器、成才必不可少的动力之源。

乞丐家中的儿子上大学,感谢乞丐父亲为高校输送了一名大学生,也为国家培养了一位栋梁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