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撩人套路深莒蔹苍桓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20
  • 106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教学重、难点:认识珍珠鸟在“我”的照料与呵护下发生变化的过程感受人与鸟之间的那种和睦、信赖的境界培养人与人之间互相信赖的真情。学情分析:学生来自农村语文基础知识掌握不是很好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

教学重、难点:认识珍珠鸟在“我”的照料与呵护下发生变化的过程感受人与鸟之间的那种和睦、信赖的境界培养人与人之间互相信赖的真情。学情分析:学生来自农村语文基础知识掌握不是很好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还是较浓学习积极性还是较高。教学时间:课时。教学过程:一、导入谈话:孩子们你们知道珍珠鸟这种小动物吗?(然后出示珍珠鸟的美丽图片让学生了解一下珍珠鸟的样子。)让学生交流对珍珠鸟有些什么了解呢?交流课前搜集的资料。

  3.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3日宣布:应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于16日至18日访问日本,并同谷内正太郎举行第六次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此次对话是双方商定的年度磋商计划,届时将就中日关系及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神君撩人套路深莒蔹苍桓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推荐指数:《神君撩人套路深》第十六章免费试读"行了,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吧,这次宴席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我拍了拍他的脸,准备回到原地去等苍桓。

"不行!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食神宴席啊!错过了这次,下次保不齐是什么时候了!""照你这样说,那门口的金甲神将是本次食神宴席唯一一个关卡?""不错!"我气得敲了敲小鬼的脑袋,没好气地说道:"既然食神放心要他一个把守大门,他定然本事极高,就你这两张破破烂烂的符篆能瞒过他?""那就是你见识鄙陋了,以贫道的本事,岂是小小一个金甲神将所能比拟的?你只管放心,我们一定可以进得去!"小鬼昂头说这句话的样子十分傲娇,说罢也不管我什么反应,自己便把符篆往身上一贴。

"怎么样?还看得到我吗?"小鬼在我眼前转了转,我刚要嘲笑他那可笑的"隐身符",怎料他的身形居然真的渐渐消失不见。 "快贴上啊!食神宴都要开始了!"小鬼的身形隐没,但声音还在不断传来,我顿时举起手中的隐身符看了又看,最终选择相信小鬼。

我敢保证,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我和小鬼一前一后走近食神府的大门,那个凶恶的金甲神将还是一丝不苟地检查着每位宾客的请帖,我觉得我们如果再次被发现,绝对会被打个半死!最主要的是,连这张脸也会一并丢尽的!就在我屏住呼吸走到大门口时,那小鬼居然还跑到金甲神将跟前做了个鬼脸!我吓了一跳,幸好那神将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我放下心来,但还是拉着小鬼快步跑进了食神府中。

整个食神府雕梁画栋,做得跟个园林似的,处处有花,入目有草,走不了几步还可以看到假山和溪水,只这住处,就能看出食神绝对是个有涵养的人。 这样,即便被发现了,应该也不会被教训得很惨吧?"喂!想什么呢!还不快找个无人处,把隐身符撕下来,待会儿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出现在宴席上了,不用这样鬼鬼祟祟的!"小鬼推了我一把,拉着我找了个弯弯绕绕处,一把撕下我和他身上的隐身符。

说来这符篆也是神妙,旁人看不见我们,但是我和他却能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呼――小样!不让我进来?看我不把食神宴吃得干干净净!"小鬼叉着腰,对着大门口的方向又发泄了一通,才又背剪双手,摆出一副高人姿态,大摇大摆地走在食神府中。 我看了看左右的侍女,一个个都水灵得出奇。

见了我和小鬼还纷纷施礼,想来应该是不会有事。 这样我也就不再畏畏缩缩,看到哪儿有摆好的东西便抓起来吃,这一吃,立马就见出这次宴会的档次来了。 这食神随意摆出来的糕点酒水就比东荒真君精心待客的东西要好上不少,可想而知稍后的那场盛宴该有多么美味,想来就很期待!"别太贪嘴了,留着点肚子等候接下来的饕餮盛宴吧,现在吃饱了,待会儿你不得哭死?"小鬼用他那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斜睥了我一眼,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 "呜呜呜。

"我一边往口里塞东西,一边准备反击,却见到人流突然往大门口行去,还听得什么"元子殿下大驾光临,我等有失远迎"的话语。 我心下一愣,抬头望去,苍桓一身玄衣,泠然而立,只消往那儿一站,便自有夺人眼球的魅力,那是他所特有的气度。

我怔然地望着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眼睛乱瞟之下,很快发现,他身旁还站着一位明艳无方,姿容姝丽的白衣女子。 他们两并袂而来,站在一起交谈甚欢,平白刺了我的眼。 我正想着要不要躲躲,免得被他发现,便就再也难以抑制想哭的欲望。 "快快,快找个地儿躲一躲!"身后的小鬼倒比我还慌张,拉着我的衣角,把我拖到一个较僻静的角落。

我看到一直以来一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模样的小鬼露出这般慌张的神情,不禁疑惑:"你这是怎么啦?"小鬼狠狠地咽了咽口水,极为郑重的拉着我的手说道:"你千万要记住,绝对不能让刚刚你看到的那个女人发现我,不然我就惨了!""那人是谁啊?看上去温婉沉静得很,怎么你倒对她畏若蛇蝎?"我看看小鬼,又看看苍桓身边那个巧笑嫣然的女子,想不明白小鬼为什么要这样惧怕于她。

"哎呀,你不用管这么多,反正你不许让我被她发现,不然我就把你擅闯太祖域的事情供出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啧啧,你还想威胁我?"我敲了敲小鬼的脑袋,指着苍桓说道:"看见那边那位没有?那就是元子殿下,我就是和他一起进入这太祖域的。 ""少吹牛了,你真要认识元子殿下,你去同他相认啊!我看人家不臊死你!"小鬼瘪了瘪嘴,一脸的不相信。 "你!"若是放在往常,我自然会跑到苍桓身边去,但我们最近的相处不是出了点问题嘛,再加上他身边还有一个那样美丽的女子,我怎么也不愿意再凑上去。 小鬼见我语塞,一**在宴席上坐了下来,还不忘说道:"没话说了吧?别老想着拿殿下的名头去招摇撞骗,你也就是遇上了心地善良的我,换作别人,早就把你扣下来,押到殿下面前去领赏咯!"我被他大大咧咧的样子气得牙痒痒,但到底无话可说,挨着他坐了下来。 我又向苍桓那边看去,只见到来往的宾客如众星拱月般拥着他们二人走到贵客席前就座。

不一会儿,仙乐便飘然响起,众仙家都依照各自的身份地位寻了个合适的席位坐下,一时间推杯交盏,好不热闹。 我和小鬼看上去也不像顶尊贵的神仙,所幸坐的地界比较偏远,倒也没人来和我们说尊卑有别的大道理。 我心情不佳,拿起桌上的酒壶便自斟自饮,真别说,这食神确实是个活得特别精致的神仙,这场盛宴,从整体到细节都挑不出任何错处。 身边的小鬼见我一个人喝闷酒,便夺过我的酒壶,给他自己倒上一杯,状似无意地问道:"哎,我说,你不是暗恋人家元子殿下吧?"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被喉间的酒水呛了个半死,咳嗽半天才反问道:"你这是打哪儿看出来的?"小鬼紧张兮兮地瞥了苍桓身旁的女子一眼,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他才说道:"自从那位殿下进来开始你就盯着那个方向看个不停,而且你还不断臆想自己和元子殿下关系亲密,这不是暗恋是什么?""你胡说!什么叫臆想和他关系亲密?本就是他带我来太祖域的好不好?"我只觉得羞赧难堪,忍不住反驳,却听得仙乐骤然一停。 "完了!难道我声音太大,成了全场的焦点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