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情侠》小说免费阅读 羽飞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14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边城情侠》小说免费阅读羽飞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主角是羽飞的书名叫《边城情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喜弘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卷满彩艺院的秘密第一章福兮祸兮(三)董彩娱见到众弟

《边城情侠》小说免费阅读羽飞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主角是羽飞的书名叫《边城情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喜弘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卷满彩艺院的秘密第一章福兮祸兮(三)董彩娱见到众弟子疑窦丛生的目光,倏忽从惊慌中回转神来,立马向莫好音展颜柔声道:“夫君,你怎么有这种念头,咱夫妻知音同心,我怎会有事瞒你?是你太多心了。

让铃儿参加...推荐指数:《边城情侠》第三节石破天惊)免费试读第一卷满彩艺院的秘密第一章福兮祸兮(三)董彩娱见到众弟子疑窦丛生的目光,倏忽从惊慌中回转神来,立马向莫好音展颜柔声道:“夫君,你怎么有这种念头,咱夫妻知音同心,我怎会有事瞒你?是你太多心了。

让铃儿参加演艺门才援大会,为的是让铃儿遍识众家,搏采众家之长,早成大器。 艺业永无止境,习艺人该当旁采博征,难道说不是么?夫君不要铃儿搏采百家么?”莫好音抚须频频点头,道:“艺业永无止境,正是这话。

只有博采百家,方能更进一步,这话不错,很该如此,不错。 彩娘,你的主意很是。

”说罢又闭目颔首轻击节拍喃喃而言,似是品味那话又似自入音律境界。 董彩娱心怀鬼胎疑神疑鬼,见此方暗舒一口气。 雨霖铃早给董彩娱的话引得兴奋莫名眼放异彩,此时得着机会止不住一叠连声的嚷道:“妈,我真会成为名播天下的天下第一美人么?咱们什么时候去参加演艺门才媛大会?咱们是不是要去京城?大伙儿都去么?”董彩娱不想让女儿知道更多,便作不耐道:“好丫头,这些不用你操心,娘自会安排。 你只用功与师兄弟演练歌舞,那天下第一美人的美誉娘包管会是你的。

好了,不要再烦你娘了。

”董彩娱心间有事,再不睬雨霖铃,只自凝神细思,暗暗谋划。 忽想起一事,向莫好音道:“夫君,我有一事与你商议,铃儿年己及笄,我想把她的终身大事给定下来,你看怎样?”雨霖铃听母亲道是要给她找夫婿,眼中放彩,再不缠着董彩娱刨根问底,望着董彩娱张了耳细听。

莫好音伸出枯瘦的手指频捋着灰白的长须道:“好!好!美满姻缘,早定了好。

铃儿寻着了中意的郎君么?他可曾受名师指点,乐艺可有些成就么?铃儿唱得便好,往后她夫妇夫弹妇唱,可不好么?呵呵”。 董门一众弟子听得莫好音夫妇商议要给雨霖铃定下终身,心中俱各卜嗵卜嗵直跳。 董门弟子素知莫好音夫妇隐居边城,城中更无相熟往来之人,既要招女婿,自是在门下弟子中挑选,一众弟子与雨霖铃习艺已久,都爱煞雨霖铃风情貌美,人人一腔心思差不多都在雨霖铃身上。 各人心间都存着些想望,平日里师兄弟间也很有些明争暗斗,眼见心间所望便见分晓,怎不紧张激动。

众弟子虽都望定自个鼻尖目不旁视,却两耳大张,凝神静听董彩娱开言判生死,只最小的弟子余雨秋偷眼瞧看董彩娱,想从她脸上神情中看出些什么,却见董彩娱对一干人都视如无睹,自对莫好音道:“咱们只铃儿一个宝贝女儿,总不舍得让她外嫁,我心中早便有个计较,只这么办便好。 ”众弟子心提嗓眼,张耳以听,董彩娱却久久未说出怎样的计较,只自低头出神,眉头时蹙时舒,似是心中有什么难题委决不下。

董彩娱留了半截子话让那些弟子的心悬着,众弟子好不心焦,心中只是暗骂:“要死不老的婆子,巴巴的把人胃口吊起来却尽卖关子,你有个好女儿该你作大,这会儿人家巴巴的等着叫妈你爱理不理,瞧瞧将来有人给你送终戴孝。 ”羽飞一旁听着义母说话,忽听得义母说要给义妹定亲,犹似被人当胸猛刺一刀,心间既迷徨又绞痛,心中只是徨徨想着:“铃妹终是要嫁了!铃妹终是要嫁了!”目光痴痴地瞧着雨霖铃,心中盈满说不出的凄苦滋味,心儿似倏忽被人掏走,感到一种未有的虚空,只觉天地攸攸茫然无所归依,心悲意郁,难抑难收。

待见楼中义母的所有弟子安然侍坐,霎时又生出十分艳羡:铃妹是属于他们的,世间的所有美好和欢情也是他们的,他们没有心魔纠扰,他们可以和铃妹一起学艺嬉乐,他们总有欢乐和想望。 自己只为心魔难除,便不敢有点点的想望,注定一生只能是凄苦、忧伤与无奈。

眼见别人转瞬便会得到世间最大的幸福,怎能不令他伤悲感怀。 羽飞自幼便为董彩娱收养,与雨霖铃青梅竹马相伴长大,对她别有一种爱恋深情,此时得知雨霖铃将情有所归,情之所钟,一时不由柔肠百结,肝肠寸断,正自伤痛之际,忽听得董彩娱道:“飞儿,你过来。

”羽飞浑浑噩噩,站起来一瘸一瘸走到义母跟前。

他左腿从小便落下残疾,走路蹒跚不便,董彩娱倒是怜他,但凡一切并不让他动手,怕他受了累吃了苦。 董彩娱拉了羽飞的手,温言道:“飞儿,你也大了,也是该寻门亲了。

”羽飞默然无语,更是心灰欲死。

众弟子听得董彩娱留下悬念又扯上别事,失望之余却暗松口气。

终究有时渺茫的期盼总比残酷的现实好,雨霖铃只有一个,董彩娱门下弟子众多,众人均知自己福运渺茫,与其一朝心死,不如心有所望。

众人心意相同,心里纷纷咀咒之余重又轻松私语。

董彩娱轻抚羽飞的手,望着他双眼柔声道:“飞儿,义母今日便把你义妹许配于你,你俩往后便又作兄妹又作夫妻,你可乐意么?”石破天惊!董彩娱的话立时在董门弟子心中激起狂风巨澜,咀咒之余还是咀咒,惊诧之外仍是惊诧,差不多所有的心都愤怒了:“一朵鲜花干么偏给插在了牛粪上?凭什么给那癞蛤蟆吃了天鹅肉?”忌恨的目光狠毒地射向羽飞,臆想中的恶拳在把邀福的羽飞砸烂,再砸烂!突如其来的喜音,让羽飞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他呆呆地瞧着董彩娱,心中不停地问自己:“这可能么?这可能么?”他再瞧义妹,只见义妹俏脸灿如桃花,流波含情的眼眸也悄悄向他投来。 雨霖铃那炽热含情的目光让羽飞的心飞升如飘,心中只是喃喃自语:“这不是梦么?”莫好音捋须颔首,呵呵笑道:“天注定的。

铃儿与飞儿又作兄妹又作夫妻,琴瑟和奏,和谐美满,天注定的金玉良缘。

彩娘,你是早知道的了?呵呵。 ”董彩娱点头道:“我早想过了,铃儿和飞儿作夫妻是最好没有了。 ”握着羽飞的手敛容道:“飞儿,你虽不是义母所生,义母却把你看似亲生,义母只想你好,你可知道义母的用心么?你定力差,极易受外物诱惑走入魔道,义母把你义妹许配于你,便是要你神魂守一,免入魔道。

你铃妹是世间一等一的人才,正是艳压群芳,该挡得住那邪魔外道,可以拴住你的心。 你自己便须知道:世间美貌赛得过你铃妹的可还没有,天下最美的女人便是你老婆,自己且不可再三心二意,臆马由缰,总要专情于一,心中只有你铃妹,这才不受那邪魔诱惑陷入罪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