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高考割据,也就没有“高考移民”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6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过去一提“高考移民”,都是一些人口大省的考生,设法去北京、上海、天津等高等教育资源丰富地区、重点大学升学率高地区,或者去新疆、西藏、贵州等高等教育资源贫乏,本地考生考试能力弱的地区。 在

过去一提“高考移民”,都是一些人口大省的考生,设法去北京、上海、天津等高等教育资源丰富地区、重点大学升学率高地区,或者去新疆、西藏、贵州等高等教育资源贫乏,本地考生考试能力弱的地区。

在各地通过考试进入名牌大学的几率,因为差距巨大,也是催生“高考移民”的重要原因。

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其研究课题“大学招生与宪法平等”中得出的结论,广东、安徽考生考进北大的概率只有北京孩子的1%。 以北京大学为例,根据2011年的录取数据,每万名考生中考入北大的比例,安徽为,广东为,贵州为,河南为,北京为。

安徽每7826名考生中才有一人能上北大;北京每190名考生中,就有一个可以上北大。

北京学生考上北大的几率是安徽考生的41倍,是广东考生的倍,是贵州考生的倍,是河南考生的28倍……广东考生因为基数大,能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比例一直处于低位,这些考生从河北“移民”到深圳参加高考,对他们本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便宜可赚,那为何还会出现这种现象?原来,他们仅仅是接受学校的组织安排,极有可能还有金钱诱惑。

媒体报道,2016年11月,富源学校与河北衡水中学“联姻”,挂牌成立了衡水中学深圳富源分校。 合作办学后,第一届完整在该校读过高三的学生就创造了“辉煌”:在2018年高考中,富源学校共9名学生考入清华北大,在该项数据上位列深圳市前三。 上一次该校有学生考入清北,还是在2011年。 教育理念落后的“杰出代表”河北省衡水中学,竟然把分校开到科学、经济特别有活力,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甚至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深圳,让外界感到不可思议。 不用分析,这种变态的合作后面,肯定有着一个利益链条。

仅此,我们至少又一次看到了中国教育乱象,看到了中国教育正在加速倒退。 摆在这32名考生面前的问题是,该事件被曝光后,不愿意探讨体制性原因的各种抨击声音不断,连中国法院报都杀气腾腾地发布了题为《打击“高考移民”必须用好取消学籍重典》的文章。 那么,这32名考生如今被取消在深圳市的高考报名资格,不知道能否回河北参加高考?如果不能,甚至还会被取消学籍,这些考生还未进入社会,就过早地尝到了社会的尔虞我诈,这对他们也显失公平。 毋庸讳言,在现有政策环境下,“高考移民”确实扰乱了正常的教育秩序,影响了高考公平。

但该案毕竟是权力加金钱操作,涉世未深的考生相信老师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而且考生仅仅是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 他们的所作所为,虽然也是以不正当竞争手段挤占其他考生正常的高校入学机会,会伤害到另外的考生和家庭,但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此事,一味地让应负次要责任的32名学生失去学籍,让这些学习成绩原本不错的学生不能参加高考,这比判刑都要严厉。 那么,在该事件中应该承担绝对主导责任的校长、老师,又该当何罪?说实在话,我对“高考移民”这四个字一直是深恶痛绝。 在北洋政府时期,中国曾出现严重的军阀割据,导致中国内战不断,人民生灵涂炭,国力衰退,并引发日本的全面侵略。 改革开放初期,也曾出现过较为严重的“经济割据”,后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对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加大,“经济割据”情况变得越来越弱。 可令人不解的是,在人口流动极为活跃的今天,政治上高度统一、立法权高度集中的中国,“高考割据”不但没有消除,还有一步步加剧的可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怪胎”。 特别是那些农民工“京二代”、“津二代”、“沪二代”,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在京、津、沪上的,可高考却要回自己甚至已“无根”的老家考试,对于他们来说,公平吗?对于农民工“京二代”、“津二代”、“沪二代”而言,“高考移民”是对教育不公正政策的正面挑战。

如今全国同一时间高考,却为何不能全国统一试卷、按分录取?如果没有高考割据,也就没有“高考移民”一说。

为何会出现“高考移民”,当然是因为各地高考录取率存在巨大差异,录取率低的地区考生往录取率高的地区“移民”。

而“高考割据”能长期存在,显然因为制定高考政策的这个群体,子孙都是北京考生。

清华北大,花钱时是全国人民的清华、北大,由财政部给钱;而招生时却仅是北京人的清华北大。

这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