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五十七章 馆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3
  • 7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米行的门口是一地狼藉。 但在数条街外的农商钱庄又是另一等景象。 下过雨后,钱庄大门前的泥湿地被重新铺了一层沙土。 来往客人行来不用垫脚,如此不会脏了鞋面,回去后还需用毛刷浆洗

八百五十七章 馆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米行的门口是一地狼藉。

但在数条街外的农商钱庄又是另一等景象。 下过雨后,钱庄大门前的泥湿地被重新铺了一层沙土。

来往客人行来不用垫脚,如此不会脏了鞋面,回去后还需用毛刷浆洗。

钱庄门口,客似云来,车马如龙。 富有活力的伙计正热情地招待着庄稼人。 为商要仁!设立农商钱庄时,林延潮提出了这个条件。

官府可以在背后支持,衙门里黄册田契供商人查实,以防刁民舞弊,一田多卖。 同时百姓拖欠青苗钱时,官府可派衙役协助追比。

这远非商人自己放贷时,亲自上门催讨的辛苦。 如此换得的报酬是,彭员外,以及张豪远,陈行贵他们必须帮林延潮一些事,比如这一次平抑粮价。

小麦四钱五分一石,大麦三钱五分这价钱,对农商钱庄而言并不赔本,只是赚得少一点。

农商钱庄里还有林浅浅三万两的压箱钱呢?若是真赔了……现在农商钱庄人来人往。 谷物从车马上卸下后,伙计正忙着清点。

老百姓们紧张地盯着伙计的动作,他们必须亲眼看着谷粒倒进了斛,然后要上前拍拍斛璧,看看斛底,这还不算放心。

他们必须盯着伙计的手,生怕有一粒谷子丢在了斛外。 伙计们得了吩咐,也就由着这些百姓们去看,去验,若真有谷粒丢在了斛外,也用扫帚扫了重新装进斛里。

待称量后,得出的数字,与老百姓们家里称得相差无几时,每个老百姓脸上都露出灿然的笑容,好似秋日里的日头那般爽朗。

柜面上先生都是麻利地打着算盘,然后取出银子称好,交到老百姓手里。

老百姓捧着沉甸甸的银子,用牙齿咬了咬,用舌头舔了舔,确认了成色后,无不千恩万谢的离去。

一辆辆车马离去,满载各种憧憬。 老百姓在心底盘算着这笔钱待还了青苗钱,今年的夏税后,到底还能剩下多少钱。 家里的锄头旧了,是不是到铁铺加几斤铁打一打?媳妇的衣裳旧了,是不是买几匹布回去?家里的娃儿吵着要念书,这钱拿回去,是不是让他和一个先生好好读书,明白事理?捧着手里的银子,老百姓们放在嘴里亲了又亲,然后小心翼翼地揣入兜里,怀着沉甸甸的梦想推着空车走了。 农商钱庄前到处都是这等再普通,再平凡不过的场景,但见了这一幕却令人有种莫名感动。

坐在小楼上喝茶的林延潮目光从钱庄门外收回,顺手给彭员外沏了茶。

彭员外受宠若惊,这时没有用手指叩桌的习惯,就起身捧过茶来。

彭员外挺着肥厚的肚子,行动颇为不便,一张太师椅被他坐得满满当当。 林延潮轻描淡写地道:“听闻这一次米行共议,从六月至七月,夏粮一律小麦三钱五分一石,大麦两钱五分一石,对不对?”彭员外憨厚地笑道:“确实如此,司马老爷的消息真灵通。

”林延潮问:“彭员外此举不怕被同行戳脊梁。 ”彭员外垂首道:“不可等到发财方要立品,都是乡里乡亲哪里有这等盘剥的。 那些人彭某早看不顺眼了。

”彭员外这话虽不可信,但林延潮赞道:“好,彭员外真乃义商。

”彭员外满脸是笑道:“得司马赞许,彭某愧不敢当。 ”林延潮道:“对了,令郎三个月观政进士期满后,有什么打算?”彭员外憨笑道:“哪还有什么打算,自是听朝廷分配,让他干啥就干啥。 不过小儿若是能在京,窃仰天颜,那可是我彭家光宗耀祖之事了。

”林延潮道:“金榜提名已是光宗耀祖了,若留京为官,那是喜上加喜。 ”彭员外叹着道:“可是小儿不过三甲两百名,若要留京怕是很难。

”林延潮闻言端起茶呷了一口,半响后方道:“彭员外,令郎之事,等我的消息就是。 ”彭员外闻言顿时大喜道:“多谢司马,这大恩大恩,彭某……”“令郎也是我的门生。

”林延潮笑了笑,进士释褐之事对他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甚至不用打申时行名号,只需和顾宪成,赵南星打声招呼就是。 至于中第的林材,郭正域等,林延潮自也有吩咐关照。 只是叶向高名列二甲第十二名,这个名次是有机会选庶吉士进翰林院的,但却非赵南星,顾宪成能帮得上忙的。 要知道嘉靖年,庶吉士就是两科一选。

但隆庆年时,改成每科一选。

但到了万历朝时,又改成了两科一选。 万历二年时,沈一贯将张居正长子张敬修的卷子藏起来,故意不让中第。

此事据说令张居正十分震怒,故而罢了这一科庶吉士,改为两科一选。

如万历二年,以及林延潮万历八年甲辰科进士,只有头甲三人方入翰林院,不选庶吉士。 而现在当初将张敬修卷子罢落的沈一贯,正坐在翰林院中主持馆选之事。 馆选在五月二十七日已经试毕,现由左春坊左中允沈一贯,右春坊右中允吴中行二人阅卷,现在书办正在拆封卷子。

沈一贯与吴中行依据之前,在卷面上评定的名次,将新任庶吉士的名字一一写上。

待评定至一人时,沈一贯忽而停手改了名次,一旁吴中行见了则是道:“肩吾兄,为何改其名次?”沈一贯当下道:“这二人都是福建人,但之前已有一人考取,故而这一人虽文章也列一等,却不得选。

”吴中行双眼一眯。

这吴中行是何人?此人号复庵,隆庆五年进士,张居正门生,入翰林院。

张居正争情视事时,就是他上疏极谏,结果被天子下令廷杖,几乎杖弊。 吴中行这等性子的人,是眼底容不得沙子的,他心道你所取之人是吴龙征,是你沈一贯会试时房里所取的门生,自然为他争之。

可是这罢落卷子之人,就可惜了。

吴中行拿起沈一贯罢落的卷子一看,但见文采飞扬,而且针砭时弊,极有见地。 吴中行当下拿起卷子与沈一贯争道:“这叶向高所作的文章,显然胜之吴龙征一筹,将他罢落,吾以为不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