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8 除疤(第五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7
  • 11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陈曌在早上十点,就到了多曼先生的家里。 “多曼先生,早。 ”“早。 ”多曼先生将一张支票递给陈曌:“陈,这是你那批藏品的钱,同时还有这份补充协议,这些藏品将会参加春季拍卖会,

00238 除疤(第五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陈曌在早上十点,就到了多曼先生的家里。 “多曼先生,早。 ”“早。 ”多曼先生将一张支票递给陈曌:“陈,这是你那批藏品的钱,同时还有这份补充协议,这些藏品将会参加春季拍卖会,如果最终拍卖价格比出售给你的价格高出50%,我将再补偿你溢出价格的10%。

”这种补充协议在艺术品市场是常有的事情,原本原主人将藏品卖给拍卖公司,而拍卖公司又拍出一个远远高于收购价,原主人肯定不会高兴,所以很可能会控告拍卖公司,觉得拍卖公司进行了欺骗性压价。

这种纠纷非常的麻烦,又非常影响拍卖行的名誉。 所以现在拍卖公司在完成藏品收购后,都会和原主人签署一份补充协议。

这样一来,大家皆大欢喜,谁也别搞事情。 陈曌接过支票,这是一百万美元的支票,加上上次的三十万美元定金,也就是说这批藏品总共卖出了一百三十万美元。

对于这个价格,陈曌还是挺满意的。 他也上网查询了类似藏品的价格,多曼先生给的价钱还是相当的公道。 “陈先生,你有办法治疗诺曼斯身上手术创伤吗?”“有。 ”陈曌点点头。 一般来说,这种手术创伤很难治愈。

而很多人都会用粉底来掩盖这种手术创伤,或者用衣物遮蔽。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激光修复,不过激光修复也不是完全的修复。

激光修复可以将创伤从刀疤变成一条线,可是依然很明显。

这种手术创伤是无法自然痊愈的,疤痕会终生的跟随着主人。

“我出十万美元,请帮诺曼斯去除她身上的手术创伤。 ”“我可以治疗诺曼斯的手术创伤,钱就不用了。 ”陈曌说道。

因为多曼先生没有收取他的鉴定费用,所以陈曌也应该投桃报李。

一般艺术品和古玩文物的鉴定费用是总价的5%左右,而多曼先生本身也是商人。 他可以为陈曌减免鉴定费用,陈曌当然不能斤斤计较。 ……陈曌推门进诺曼斯房间的时候,诺曼斯正穿着贴身的文胸,坐在窗前。

如今的诺曼斯已经完全的恢复了颜值巅峰,虽然身形看起来略显丰满,可是已经不影响她的美感了。 而且拉皮手术之后,她的皮肤略显单薄,更显细致,甚至可以看到她皮肤下的血管。 陈曌不知道,诺曼斯是不是顺便坐了丰胸手术。

在拉皮手术之前,他也没觉得诺曼斯的胸围有多突出,可是此刻看起来诺曼斯的胸围还是相当傲人的。

看到陈曌进来,诺曼斯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难道你连敲门都不会吗?”“我是你的教练,我有权力在任何时候见你。 ”陈曌笑着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这可不是你说不需要就不需要的。

”陈曌摇了摇指头:“只有我说你可以,你才可以。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争辩这个。 ”“我倒是很有心情和你说一说这事。

”“不要烦我。 ”“你爸爸请我来,帮你治疗手术创伤。

”陈曌说道。

“我问过医生,他们说这种手术创伤是无法彻底消除的。 ”“哦……这样啊,我收了你爸爸一百万美元,而且我们还约定,不管你接不接受这个治疗,我都不会退还这笔钱。

”陈曌拿着支票在诺曼斯的面前挥了挥。

诺曼斯的脸色变的愤怒:“你这诈骗,你是在抢劫!”“我什么时候诈骗了,是你不需要我的治疗,怎么能怪在我的头上。

”“可是如果你无法消除我身上的手术创伤怎么办?”“如果治疗失败,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陈曌说道。 “好,什么时候治疗?”“现在就可以。 ”陈曌说道。 “我要怎么做?”“脱光了,躺我面前来。

”“脱光了?你这个混蛋,你是想对我不轨吧?”“拜托,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赤..裸的时候什么样,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些日子你当着我的面换泳衣泳裤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现在不一样。 ”诺曼斯红着脸说道。

“少了几块肉就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吗?”陈曌翻了翻白眼。 诺曼斯目光闪烁的看着陈曌,最终还是脱下文胸,捂着胸走到陈曌的面前。 “然后呢?”“躺下啊。 ”陈曌翻着白眼。 诺曼斯的脸颊就似熟透的苹果一般,赤裸着身子,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 这让她感觉浑身发烫,她开始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掌在自己的肚皮上抚过。

“喂,别发春了,换背面。 ”“啊?”“你是不是太久没和男人上...床了?”诺曼斯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曌:“你混蛋。 ”“别啰嗦了,大家时间都很赶。 ”因为诺曼斯的拉皮手术,位置比较多。 手臂、肚子、大腿根部、臀部、腋下、脖子、背部,有几处地方都属于比较敏感的隐私部位,所以需要诺曼斯脱光了。 不过陈曌也没兴趣做过分的举动,陈曌对病人和女人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只是,诺曼斯却是另外一种感觉,陈曌的手掌还是让她感觉到阵阵涟漪。

“好了,可以穿上衣服了。

”陈曌起身说道。

“啊?好了吗?”陈曌看了眼诺曼斯:“要不我再给你抹一次药?”诺曼斯狠狠的瞪了眼陈曌,咬着银牙将贴身衣物穿上。

“这样就可以了吗?”“等你下次觉得,需要治疗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

”“什么意思?”“没什么,我走了。

”陈曌摆了摆手。

……诺曼斯一整天下来,都有些失神。

肌肤之间,总是荡漾着不久之前的那种触感记忆。 夜里,诺曼斯被燥热搅得心绪不宁。 诺曼斯指头轻轻的拂过手臂,突然,诺曼斯发现手臂上原本二十厘米的缝合伤口,原本粗糙的触感似乎淡了许多。 诺曼斯打开灯,查看自己的手臂,手术创口真的淡了很多。 而且不止是手臂,各个部位的手术创口,全部都淡了许多。 “那个混蛋……真有一手,看来不是在吹牛。 ”诺曼斯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他现在肯定是在等着我给他打电话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