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师徒问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1
  • 27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万历年官方统计,福州府户口九万余,口二十五万余,不过算上大比重的隐匿人口,真实人口大概四五十万间徘徊。 其中福州城内人口,最低估计在二十万以上,这还仅仅是本地人口,若是算上外来官绅,官绅

第九十五章 师徒问答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万历年官方统计,福州府户口九万余,口二十五万余,不过算上大比重的隐匿人口,真实人口大概四五十万间徘徊。 其中福州城内人口,最低估计在二十万以上,这还仅仅是本地人口,若是算上外来官绅,官绅家眷,商人,商人家眷这样的流动性人口,大致是在三十万附近徘徊。 这只是林延潮保守估计,事实上明末至福州的西班牙人,就估计有十五万户以上,这当然要包括城南那一片繁华商业区。 林延潮这日起了大早,梳洗了一番,走出房门出了巷子。

林延潮刚走出登瀛坊巷巷口,走上水部门大街,这时水部门城门刚刚打开,生意人乡民涌入城内。 在水部门附近有柔远驿,这是琉球国贡使的居馆,而水关直城外码头,那的河口可直通海船,船坞,册封琉球的大舟就是这里建的,所以云集了大量了官吏,工匠,百姓。

在拥挤之中林延潮走到河边,租了一艘舟代步。

小舟在坊间桥边树下穿行,河间的木桥石桥,与街道建得一般高,却不妨碍桥下走舸通行如常。 林延潮自由自在地躺在船头上,一旁船夫缓缓摇橹,河边人家的支起窗户,任清风徐来,妇人拿着棒槌在水边敲打洗衣。 待船行至烟柳之地,但见青楼比邻,台阶傍水,垂柳挂在水边,正是章台柳色青的景致。

青楼上姑娘方是迟迟而起,临水照影,画眉梳妆。

待梳掠之时,见舟船来往,举止大方,嫣然一笑。 林延潮躺在船上,感受这份水巷妓子人家的悠然。

他在书院听同船聊天,也有听过妓子分四等,一二等为上,只做熟客,非有人引导,不得入门。

不过自己年纪太小,什么时候去见识一下。 待过了侯官县衙,林延潮下了船,就从城东到了城西。 城西的坊巷,几个市坊,几条小巷,方圆几百亩地,却是达官显贵聚集之地。

文人置业是雅事,如王安石的半山园,杜甫的草堂,袁枚随园,李渔的芥子园,屋舍寄托着文人的情怀。

谁说求田问舍是一件很庸俗的事?闽地读书人也是如此,通常中了举人进士后,他们多会将乡里房子搬到城西坊巷来住。

林延潮记得大明礼制,王公以下,屋舍不得用重拱藻井,庶人所造堂舍,不得过三间五架。

但林延潮看去,这坊巷里的屋舍,何止重拱藻井,连七架九架都有了。 如林庭机所住的文儒坊,是当年国子监祭酒郑穆居所,里人学风日盛,所以才改名为文儒坊。 除了文儒坊,附近还有衣锦坊,光禄坊,朱紫坊,光听名字,就觉得贵气扑面而来。

坊前通衢大道前,立着石制的经幢,大道上石板铺地,林家府邸是在早题巷旁,大门是对着大道开的。

唉,人比人,这林延潮自己家的门连对着巷子开都办不到。

林延潮经通报后,进了林府,其庭院之状,就不多说了,下人将林延潮引到一书房里。 林延潮见了林烃当下执弟子礼道:“弟子拜见先生。

”林烃头戴棕丝网巾,身着宽袖常服,说起网巾,流行于明初,贫富贵贱都可以戴,取是是法束中原,四方平定的彩头,与四方平定巾,六合一统帽都是明朝读书人最常见的巾服。

林烃见了林延潮态度恭敬,笑着道:“汝原来对先生行礼甚是随意,今日可是知了为师身份后,这才前倨后恭吗?”林延潮保持着长揖的姿势道:“不,弟子恭敬是敬重先生乃是君子。 ”“哦?为何这么说?”林烃笑问道。

林延潮道:“弟子敬的是先生,上不媚首揆,而讨好其母,下不愠弟子,常言出顶撞。

读书人能不媚上而不欺下,难道还称不上君子。 ”“善,”林烃温和笑了笑,招手道,“进来说话吧。 ”当下师徒二人隔着书案对坐。

林烃道:“当初为师收你为弟子,一半是受父亲所托,还你对林家的人情,一半是听世璧,世任两个侄儿在我耳边夸奖你,故而想看看你的才学。

前几日听闻,你给知府写的礼宜先行,不遑后顾,这八字甚妙,不仅帮了府台的忙,还挽救了俞总兵的仕途,只是为师有一事不解。

”林延潮忙问道:“先生,有何不解?”林烃捏须道:“我先问你你拜下为师门下治经为何?”林延潮想了下道:“一求制艺,二求学问。

”林烃点点头道:“是啊,你既是为求制艺学问,当读书砥行,又为何分心于刑名世情,专研些四书五经之外的事,于学问无益呢?”林延潮道:“回先生的话,弟子读书为求仕官,仕官为的是作一名好官,要作一名好官,不仅要为百姓洗刷冤屈,也不可受胥吏蒙混。 若能精通刑名世情,任你吏滑如鱼,我自能明镜高悬了。 ”“还有呢?”林烃继续问道。

“先生说于学问无益,弟子也不赞同,正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

不通世情,只是读书,不过是书呆子罢了,正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林烃右手的青衫微微颤动,不由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亦文章,此言是真知灼见。 左传有云,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虽久不废,此三不朽。

可自宋以来,读书人为求不朽,只重立德立言,而将立功抛却了,而立功却又不能立德。 ”林延潮听到这里,差一点中二之气爆棚,想出口道,先生所言甚是,弟子以为,自至圣先师以降,除了王阳明能真三不朽外,读书人都称不上大儒二字。 但话到口中,林延潮心想这话也太惊世骇俗,将程朱置于何地呢?再说了自己这么推崇王守仁,不知会不会打上王学门人的印记,何况自己几个老师,都是崇理学的,咱还是牢牢地跟着理学大军身后吧。

林烃问道:“延潮,立德,立功,立言你想做到哪一步?从你的志向来看,是要立功吗?”林延潮激动的情绪已是压下去了,在老师面前乱放大炮是不好的,话不能说得太满。

当年孔子问诸弟子志向时,子路,冉有道,公西华一番豪言壮语被‘夫子哂之’,唯有曾子老爹说了一番喝酒跳舞唱歌回家的话,让孔子赞道‘吾与点也’。

林延潮想了下道:“弟子也知力有未逮,先生以为弟子可以一试吗?”林烃听了没有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叹道:“你行与不行?非为师能够断言,先出一道四书文考考你。 就以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为题吧!”这题考得都很应景,这话是孔子说的,大意就是君子担心死亡以后他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颂。

所以啊,读书人才要行立言,立德,立功,这三不朽之事。 林延潮读通了大意,顿时明白,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这题目的意思是在鼓励自己啊。

林烃借着这个题目告诉自己,去吧,作一番不朽大事,能让自己名声能够留于后人传颂之中,不要疾没于世。

林延潮有些激动,笔头颤动了一下,陡然心念一动,文思如涌,当下提起笔来洋洋洒洒写一篇四平八稳的八股文,当下拿给林烃看了。

这一篇文章,林延潮临场发挥,也不再作窃取他人范文的事了。 林烃拿起林延潮的文章,看了一遍,又看了看林延潮,再低下头又重新读了一遍,最后将卷子一掩斟酌的口气道:“看来你还差得有些,有些远呢!”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林延潮顿时泪奔,心道老师不带这样打击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