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2章 就是折腾你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13
  • 16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魔魈拈起一块古金矿石碎片,在血魔长老面前晃了晃,这老家伙先是一愕,才明白过来是询问自己,它立刻回答:“眼下马上就要找到矿脉核心了,这些不过是没什么价值的渣滓货,没有必要带上。 ”

第5402章 就是折腾你

  魔魈拈起一块古金矿石碎片,在血魔长老面前晃了晃,这老家伙先是一愕,才明白过来是询问自己,它立刻回答:“眼下马上就要找到矿脉核心了,这些不过是没什么价值的渣滓货,没有必要带上。 ”  “是吗?”听了它的话,魔魈和老猴都有些失望,它俩刚要扬手扔掉手里的矿石碎片,但是关横却说:“不一定,你们赶紧把所有的碎片集中起来,我来处理。

”  “是。 ”闻听此言,魔魈、甲貅王和老猴便开始搜集方圆十丈内的碎片,几个呼吸间就堆成小山那么高了,当然,其中的碎石、泥土占了很大一部分。   “关横,你打算做什么?”听到芫歆发问,关横随口说:“哦,把这些集中起来,稍微过滤之后,就能得到不少有用的东西,你们瞧。

”  紧接着,他释放出土玄灵气,忽的一下裹住了这堆碎石,就只听“咯喇喇”挤压声响此起彼伏,碎石纷纷化为齑粉飞灰,只剩下那些亮晶晶、闪耀光芒的云纹古金小颗粒。   “聚!”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用灵气将所有古金颗粒合拢,紧接着又释放出一团淡紫色的烈焰,迅速将其覆盖。   “呼呼呼!”噬灵紫炎号称烧尽寰宇万物,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仅仅几个呼吸过后,那些颗粒便融化变软,被烧得通红,随即融合到一处,最后化为西瓜般大小的金属球,随着咣当声坠落在地。   “冷却它!”看到金属球作响还冒出烟柱,关横发话。   “好!”闻听此言,魔魈和冰蛟立刻释放出大股寒气,“呼”急冻气息蓦地围着金属球旋转,将其迅速冷却,若桃走上前,试了试举起来此物,随即道:“少说也得有百十斤吧,数量不少。

”  “云纹古金根据成色,分成了几个品种,分别是细小碎纹、小云纹、大云纹和彩锦云纹。 ”  芫歆走过去仔细检查,而后继续说:“看样子都是细小碎纹和小云纹的混合古金,但是能聚集这么多,也算是拥有极高价值了,毕竟云纹古金都是非常罕见的。

”  “正是,这些古金只要极少数量掺进即将铸造完成的兵器、护甲内,就可以让它们的攻防效果翻倍。

”安颜在旁边说道:“给战士们换上这样的武器防具,最少能多几分保命的措施。 ”  听到这些人兴致勃勃的议论着,血魔长老那老家伙心里却满不是滋味:“倘若我的计划成功,如今能拥有大量云纹古金铸造之物的,就是我们上古血魔族了,都是这群家伙,毁了我的希望,还把老夫折腾到这种地步,我……”  可没等它想完,旁边的魔魈已经飞脚踹在了这家伙身上:“老东西,又想什么鬼主意呢?放老实点,不然爷爷随时要你的命!”  “不、不……”  “不什么?不服气是不是?”说着,旁边的甲貅王对其怒目而视,长老吓得差点瘫坐在地,嘴里急忙尖叫:“不敢、是不敢,求求你们,饶、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 ”  “少废话,现在你要往前面走,替老子开路,懂吗?”  甲貅王冷哼一声:“这是关爷和公主她们的命令,你这个废物老东西,也就这么点用处了,想要早死早解脱,最好就老老实实走完自己最后一段路,要不然,哼哼,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呃?!”闻听此言,长老背脊生凉,冷汗霎时间浸透了全身。

  这家伙其实早知道,自己有可能活不了多久,但最可怕的死,不是瞬息毙命,而是人家明明白白告诉你,要在哪个时间收割你的小命,一步一步自己迈向死亡终点,这才是最可怕的煎熬。   “呜叽叽!”眼见长老磨磨蹭蹭,白眉老猴恼怒吼叫一声,飞脚踹在了对方后腰上,那意思是勒令它赶紧快走,不然的话,可就要吃苦头了。

  受到严厉威迫的血魔长老没办法,只得趔趄向前走去,这家伙因为作恶多端落到如此田地,到头来也怨不得旁人,没人能料到它究竟是什么下场,可那注定是个凄惨无比的结局!  那血魔长老步履蹒跚,向前走了约莫百十丈,来到一个向下方延伸的巨大斜坡近前,驻足不前。

  “混账东西,为什么不走?”魔魈蓦地把脸一沉:“老不死的,赶紧往前滚呐!”  “这……我只有一只脚,大斜坡走着费劲,请……”没等对方把话说完,甲貅王霍地飞扑上前,双蹄狠狠蹬在长老的背脊上:“耳朵聋了吗?爷爷是叫你‘滚’下去!”  “呃啊啊啊!”  “骨碌碌咣当!”甲貅王的话音方落,对方就已经爆发惨叫,直接滚下了斜坡,并且摔了个七荤八素。   “嚯哈哈!”  “呜叽叽!”  见此情景,魔魈和老猴、土宫蟾、金螫王俱都大笑起来。

  “喂喂,你们不要玩得太过火了。

”若桃此时说道:“折磨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老家伙有啥用,倒不如一刀劈了它,那多省事?”  “话不能这么说,留着血魔长老自然有用处,这家伙冶炼云纹古金的技术没搞到手,珍雯可不高兴。 ”  关横抱肩笑道:“反正我在它身上留了一丝保命的灵气,一时半刻内,它死不了,但是骨断筋折的苦头也不能省,这就是血魔长老的报应。

”  “说得对,若不是它,游商船队怎么会死去数百条生命,这等杀人如草的恶魔,就该狠狠教训,绝不能姑息轻饶!”听了芫歆的话,安颜也点头表示赞成:“姐姐此言有理。 ”  “好了好了。 ”卿凰拍了拍手,随口道:“好不容易给老猴、魔魈它们找到一个皮实的玩具,可别摔废了,你们赶紧去瞧瞧它死了没有!”  “是。 ”闻听此言,魔魈蓦地跳到甲貅王背上:“胖子,快追过去,别让那老东西跑远了。

”  “放心,刚才滚下去那一下摔得不轻,它就算想跑也费劲。

”甲貅王此话一出口,便带着魔魈一鼓作气奔下斜坡,紧接着,老猴、土宫蟾、金螫王它们也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