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卷·幸运的套鞋(112)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0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1.开端在哥本哈根东街离皇家新市场①不远的一幢房子里,有人开了一个盛大的晚会,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被回请的话,他自己也得偶尔请请客才成呀。 有

第2卷·幸运的套鞋(112)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1.开端在哥本哈根东街离皇家新市场①不远的一幢房子里,有人开了一个盛大的晚会,因为如果一个人想被回请的话,他自己也得偶尔请请客才成呀。 有一半的客人已经坐在桌子旁玩扑克牌,另一半的客人们却在等待女主人布置下一步的消遣:唔,我们现在想点什么来玩玩吧!他们的晚会只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尽可能地聊天。 在许多话题中间,他们忽然谈到中世纪这个题目上来。 有人认为那个时代比我们这个时代要好得多。 是的,司法官克那卜热烈地赞成这个意见,女主人也马上随声附和。

他们两人竭力地反对奥尔斯德特在《年鉴》上发表的一篇论古代和近代的文章。 这篇文章基本上称赞现代。

但司法官却认为汉斯②王朝是一个最可爱、最幸福的时代。 谈话既然走向两个极端,除了有人送来一份内容不值一读的报纸以外,没有什么东西打断它我们暂且到放外套、手杖、雨伞和套鞋的前房去看一下吧。

这儿坐着两个女仆人一个年轻,一个年老。

你很可能以为她们是来接她们的女主人一位老小姐或一位寡妇回家的。 不过,假如你仔细看一下的话,你马上会发现她们并不是普通的佣人:她们的手很娇嫩,行动举止很大方。

她们的确是这样;她们的衣服的式样也很特别。 她们原来是两个仙女。 年轻的这个并不是幸运女神本人,而是替女神传送幸运小礼物的一个女仆。

年长的那个的外表非常庄严她是忧虑女神。

无论做什么事情,她总是亲自出马,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放心。

①这是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个大广场,非常热闹。 ②汉斯(Hans,14551513)是丹麦的国王,1481~1513年兼做瑞典的国王。 她们谈着她们这天到一些什么地方去过。

幸运女神的女仆只做了几件不太重要的事情,例如:她从一阵骤雨中救出了一顶崭新的女帽,使一个老实人从一个地位很高的糊涂蛋那里得到一声问候,以及其他类似的事情。

不过她马上就要做的一件事情却很不平常。 我还得告诉你,她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为了庆祝这个日子,我奉命把一双幸运的套鞋送到人间去。

这双套鞋有一种特性*:凡是穿着它的人马上就可以到他最喜欢的地方和时代里去,他对于时间或地方所作的一切希望,都能得到满足;因此下边的凡人也可以得到一次幸福!请相信我,忧虑女神说,他一定会感到苦恼。 当他一脱下这双套鞋时,他一定会说谢天谢地!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对方说。 我现在要把这双套鞋放在门口。 谁要是错穿了它,就会变得幸福!这就是她们的对话。

2.司法官的遭遇时间已经不早了。

醉心于汉斯的朝代的司法官克那卜想要回家去。

事情凑巧得很:他没有穿上自己的套鞋,而穿上了幸运的套鞋。 他向东街走去。

不过,这双套鞋的魔力使他回到三百年前国王汉斯的朝代里去了,因此他的脚就踩着了街上的泥泞和水坑,因为在那个时代里,街道是没有铺石的。

这真是可怕脏极了!司法官说。 所有的铺道全不见了,路灯也没有了!月亮出来还没有多久,空气也相当沉闷,因此周围的一切东西都变成漆黑一团。 在最近的一个街角里,有一盏灯在圣母像面前照着,不过灯光可以说是有名无实:他只有走到灯下面去才能注意到它,才能看见抱着孩子的圣母画像。 这可能是一个美术馆,他想,而人们却忘记把它的招牌拿进去。

有一两个人穿着那个时代的服装在他身边走过去了。 他们的样子真有些古怪,他说。 他们一定是刚刚参加过一个化装跳舞会。

这时忽然有一阵鼓声和笛声飘来,也有火把在闪耀着。 司法官停下步子,看到一个奇怪的游行行列走过去了,前面一整排鼓手,熟练地敲着鼓。 后面跟着来的是一群拿着长弓和横弓的卫士。

行列的带队人是一位教会的首长。 惊奇的司法官不禁要问,这场面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个人究竟是谁?这是西兰①的主教!①丹麦全国分做三大区,西兰(Sjaelland)是其中的一区。 老天爷!主教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儿要这样做?司法官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是主教!司法官思索着这个问题,眼睛也不向左右看;他一直走过东街,走到高桥广场。 通到宫前广场的那座桥已经不见了,他只模糊地看到一条很长的溪流。 最后他遇见两个人,坐在一条船里。

您先生是不是摆渡到霍尔姆去?他们问。

到霍尔姆去?司法官说。 他完全不知道他在一个什么时代里走路。 我要到克利斯仙码头、到小市场去呀!那两个人呆呆地望着他。 请告诉我桥在什么地方?他说。

这儿连路灯也没有,真是说不过去。 而且遍地泥泞,使人觉得好像是在沼泽地里走路似(第1/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