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惩会变公审会 “中研院”变“恐中院”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6
  • 17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台湾公惩会为了管中闵为周刊撰写社论的兼职案,前天首度开准备程序庭,更以“以本案为重大瞩目”为由公开审理,创下台湾公务员惩戒案件公审的首例。 管中闵就任台大校长半年,原已令人淡忘、那个

公惩会变公审会 “中研院”变“恐中院”

  台湾公惩会为了管中闵为周刊撰写社论的兼职案,前天首度开准备程序庭,更以“以本案为重大瞩目”为由公开审理,创下台湾公务员惩戒案件公审的首例。 管中闵就任台大校长半年,原已令人淡忘、那个卡管到底的民进党狰狞面目又清楚浮现了。   为了卡管,蔡英文当局去年一整年动用“府”“院”党机器全力追杀,期间赔上了三任教育部门主管,也在去年“九合一”中付出惨重代价。 原以为管中闵上任台大校长就能就此收手,还给学术平静的空间。 没想到,在英系“监委”的主导下,兼职案在管中闵上任后一周通过弹劾。

台“司法院”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原只能被动受理,没想到公惩会祭出公开审理这一招,不管最后审理结果如何,至少先有个抢眼的“起手式”。 至此,“五院”中就只差“考试院”没能在卡管案“作出贡献”了。   可议的是,为了查这起兼职案,主事者居然可以去调管中闵过去20年的所得税资料,逐笔检视,要求相关单位详细交代过去与管的来往经过,就只为在其中找到“犯罪证据”。 这样的查案方式不仅完全不符比例原则,更逾越了民主社会的界线。

然而,为了卡管,这些都不重要了。

  另外一桩学术争议则是发生在台湾“中研院”。 最近“中研院”发出公文,八月起,禁止在大陆大学担任专任教师的台湾人,兼任“中研院”研究人员。 “中研院”表示这是参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当中规范台湾民众不得担任大陆党政军机关职务或成员,“中研院”认为大学是大陆教育部所属机构,所以也在禁止之列。 有“中研院”前研究员就质疑,如果按此规定,台湾人任职大陆大学专任教师皆属违“法”,台湾至少有数百名学者违“法”。

  没想到,陆委会随即打脸“中研院”,来台湾学术机构及大学院校的兼职人员选聘事宜,根本不是《两岸条例》适用范围。

换言之,是“中研院”曲解“法令”、扩大解释。

理应学术开放、广纳人才的“中研院”居然做出这种自我设限、违反学术自由的解释,实在令人不解。   近来蔡当局以“台湾安全”之名限缩人民权利,上至退休高官延长赴陆管制,下至到大陆担任如同台湾村里长干事的小区主任助理都被开罚,在此脉络与两岸肃杀的氛围下,“中研院”发出这纸十足政治正确却自我阉割的公文也就不让人那么意外了。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公惩会如此,“中研院”亦复如此,也不必太惊讶了。

来源:台湾《联合报》责任编辑:邱梦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