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吧,萌妹纸咔!》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4
  • 8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进击吧,萌妹纸咔!是由敖小喵创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角贞松,张璐涵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极度的不爽,被他这么搂着,他还自顾的说着话,完全没理会我

进击吧,萌妹纸咔!是由敖小喵创作的言情类小说,主角贞松,张璐涵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我极度的不爽,被他这么搂着,他还自顾的说着话,完全没理会我的心情。 ...我呆坐在原位,md,她说这话的语气怎么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泽斌这货是打算派他表妹来折磨我的吧。

照常的去食堂打完饭,回宿舍吃饭,玩手机,洗澡,睡觉。

三点一线,每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至于张璐涵对我说的话,我抛之脑后,她一个妹子,能有什么办法让我成为个流子?笑话!谁曾想知,我是低估了她的能力,她的到来绝对是我噩梦的开始。

第二天,我回到教室,见到林佳涛在我的位子上,跟张璐涵搭讪着。

我早就想到这结果了,倒也没什么,打算出去溜达几圈,等早自习开始再回来。

“贞松,你给劳资滚回来。

”林佳涛用力的拍了下桌子,砰的一声,那声音绝对有够震耳的。 他满脸怒容的,正怒视着我,手仍放在桌上,用力过度手背都发红了,特别是那青筋凸起,让我有点发咻。

我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大清早的,我没得罪这货啊。

“怎么了呢涛哥?”我走到他跟前,陪笑着看他说道。 他站了起来,嘴角弯起。 在我察觉到不好念头的同时,他拽起了我的衣领,嘴里念叨着:“你可真有本事,背地里瞎说我坏话。

”这...我仔细回想了下,尼玛的没有吧,我承认是十分厌恶他,但我再怎么胆大包天,也不至于作死的在背后说他坏话啊。

他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说着艹尼玛的,又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一个趔跙,撞在了后面的课桌上。

我扶了下课桌,好在没摔倒,不然可真的糗大了。

貌似我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班上的同学不少看着好戏,等着笑话我。 腰有点疼,肯定是磕到桌子角。

这货真的,大清早发什么疯啊,简直把我当出气筒。

心里极度不爽,但谁叫我好欺负呢,我不敢多说什么。 他又过来踹了我几脚,两脚踹在大腿,一脚踹在肚子上,我撑不住直接摔在地上。 肚子火辣辣的疼,md,绕是我再怂,此刻也有三分脾气了。 要是他敢再动我一下,我绝对不会跟他客气了,我在心里念着。

“下次说话小心点,否则可没那么便宜的放过你了。 ”说完冷哼了一声,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拍了拍衣服上的脚印,扶着课桌站了起来,掀起衣服看了眼,那里一片通红,这家伙,一点余力也不留啊。 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他了,他说我说他坏话,tmd我就算说也只在脑子里想想而已,怎么可能让你知道。 回到座位上,张璐涵望了我眼,眼里充满了鄙视。

我觉得没面子,脸都丢光了。

肯定有人在我背后说坏话,可是,我没得罪过谁呀。

早自习铃声响起,林诗曼才匆匆的赶到教室。

今天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柔顺靓丽的长发盘在后面,梳成马尾辫,整个人看上去清纯无比,像个温室里的公主。 我往后看了几眼,一直到她坐在位子上,我才不舍的回过头来。

“再看有什么用,不去争取,她迟早也是别人的。

”张璐涵淡淡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 为啥她的声音那么好听,但说出来的话怎么让我这么不满呢。

人生已是如此的艰难,有些事就不要拆穿。

“那又怎么样,她能幸福就好,我们两本来就不在一条平行线上。

”我叹了口气,自语着。 声音尽管小,但坐在我旁边的张璐涵仍然能听到,她口气带有点不屑:“你是缺胳膊还是少腿了?我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不去努力,整天就知道装好人又怨天尤人。

”我顿住,她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说的不无道理。 我第一次起了改变自己的念头,但没过几秒,我又颓废了。

这事,没指望。 第二节课后,有20分钟的休息时间,每逢一三五得做课间操,美名为广播体操。 教室在三楼,我独自一人走了下去。

这时,我注意到林佳涛张璐涵两人走在一起往操场走去,张璐涵还对他说了些什么。 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明明是自己的同桌,可却跟我一点感情没有。

难道她说的那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是真的么?讲道理,论长相我是一点也不逊色林佳涛的。

做操的地方在操场后面的空地上,前中央还竖立着根20米来长的铁棍,最顶端挂着红旗。 同学们排好队,等广播响起,开始做伸展运动。

还没等做完第一套体操,我屁股被人踹了两脚,我回头看,林佳涛站在我后面,这货早上还没出够气,现在又来找我麻烦了。 我心里有够憋屈的,服软的跟他说了句:“涛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没说你坏话啊。 ”他对我嘿嘿笑着,露出一排微黄的牙,这货是很喜欢抽烟的。

他也没回应我,我只能当他是不小心踹到我了。

但没过几秒,我屁股又相继的被踹了三四脚。 我脸涨得通红,真的有够生气了。

我想回头狠狠的揍他一顿找回点面子,后面那么多人看着。 要是我任由他这么打,以后在学校怎么抬得起头。 我冷眼看着他,语气也没了以往的敬畏:“涛哥,事情不要做太绝了,你这样无缘无故的踹我,是不是不太好呢。 ”可能是他欺负我习惯了,知道我懦弱的性格,见我这般看他,丝毫没有畏惧,反而阴笑着回我:“你怎样说我自己心里清楚,还敢跟劳资拽,你真是好样的,等广操做完了咱们好好谈谈,别想着跑,否则我会让你连在班上呆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他的眼神阴深深的,看上去怪渗人,我有点慌了。 自己还是太过于年轻,嘴硬啥啊,被他踹两脚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下更别想在班上安静学习了。 我实在不明白,自己得罪谁了。

他那么恶毒的跟林佳涛说我说他坏话,要是真说了,我被揍倒是认了,问题是我没说啊,我想说还tm找不到人说。 这下真只能认了,真憋屈,我愤愤不平的想着,为什么人跟人的差距那么大。

他可以任意的欺负人,而我却只能充当被欺负者。 体操做完,同学们一哄而散,他们聊着天,有些大笑着。

笑声传到我的耳里,仿佛在讥讽着我。

站在国旗下的领导看了看没什么异常状况发生,也结伴的走了。 林佳涛走到我的身边,用手搭着我的脖子,用力的勒了下。

我有一瞬间的窒息,想拍开他的手,犹豫了下没干。 “干嘛啊松哥,刚才不是挺拽的吗?我还以为你想打我,吓坏了呢。 ”他说完哈哈大笑着,那笑声要多恶心人就有多恶心人。 泥佛萨也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我一个人。 我此刻属于濒临爆发的状况,真的,他敢再羞辱我下,我绝对反抗,我告诉自己。

“佳涛,搂着个男人笑的那么Y荡,看不出来你取向有问题啊。

”有人走了过来,拍了下他的肩膀说道。 “去你md,劳资爱好正常的很,不信叫你姐来试下。

”林佳涛哈哈大笑着。 我极度的不爽,被他这么搂着,他还自顾的说着话,完全没理会我的心情。 我想了下,还是克制住爆发的情绪,我相信自己没有一挑二的本事。

更何况来的这人理着劳改头,粗眉大嘴,一脸凶相,身材也比我和林佳涛精壮。

我之所以有萌发跟林佳涛反抗的念想主要原因还是他长得比我还瘦弱,像只猴子。

他不过是靠张破嘴才能有那么兄弟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