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40110 科技之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7
  • 14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一年一度的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不仅是科技界的盛事,同时也备受全国人民关注。 今年的盛会在今天召开,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学技术奖和其

《焦点访谈》 20140110 科技之星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一年一度的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不仅是科技界的盛事,同时也备受全国人民关注。

今年的盛会在今天召开,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国家科学技术奖和其它4大国家级科技奖项一一揭晓。 特别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科学家更引人关注。 他们的成就与事迹不仅激发起人们对科学事业的向往,更鼓舞着人们为祖国做出更多的贡献。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获奖者张存浩院士是我国著名物理化学家,我国高能化学激光的奠基人、分子反应动力学的奠基人之一。

  1950年,张存浩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那一年朝鲜战争爆发,身在美国的张存浩经常听到诋毁中国的言论,这让他的内心饱受煎熬。

  和当时的许多热血青年一样,张存浩怀着一颗科技报国之心回到祖国。

如何才能报效国家呢?张存浩认为当务之急就是要为国家排忧解难。

  上世纪50年代,大庆油田被发现之前,我国还戴着贫油国的帽子。 张存浩与合作者克服重重困难,仅用一年时间就研制出水煤气合成液体燃料的高效熔铁催化剂,产出率超过当时国际最高水平,提振了国人的信心。

  上世纪60年代,紧张的国际形势迫使中国必须独立自主并迅速地发展国防尖端技术。 张存浩服从国家安排,很快转入火箭推进剂研制这一对他来说几乎是全新的领域。

当时处于困难时期,在艰苦的条件下张存浩与合作者在固液和固体火箭推进剂及发动机的研究方面取得重要成果。   70年代,张存浩开始领导我国第一台超音速扩散型氟化氢(氘)激光器的研制工作,开创了我国高能化学激光的研究领域,他主持研制的几代化学激光器,均达到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为我国化学激光领域的发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数十年的研究生涯中,无论研究方向如何调整,张存浩带领的团队都勇于承担国家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科研难题,并在较短时间取得举世瞩目的成果。

  因为科学研究上的成绩斐然,张存浩在他的研究领域内备受尊重,可他却总是把名誉和机会留给其他人。

1982年,张存浩与同事何国忠合作的一项理论成果获得重要的国家自然科学奖项。

当时何国忠正被公派出国学习,整个送奖过程都是张存浩主持张罗的。

他把何国忠的名字排在第一,两个学生排在第二第三,把自己排在第四。

  上世纪90年代后张存浩调至北京工作,历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成员及化学部主任、中国科协副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等职。

有感于青年人才、尤其是基础学科领域人才的短缺,他给国务院写信,倡导设立的自然科学基金委杰出青年基金等项目。 在他的努力推动下一大批青年科学家投入基础研究,为我国科技人才队伍的巩固发挥了巨大作用。   2013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另一位获奖者是我国著名物理学家,核试验科学技术的创建者和领路人程开甲院士。   程开甲1918年出生于江苏吴江,大学毕业后留学英国,1948年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任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和当时的许多热血青年一样,程开甲怀着一颗科技报国的赤子之心回到祖国。

  他在国内率先开展系统的热力学内耗理论研究,撰写了我国第一本《固体物理学》,成为很多大学的教科书。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面临严峻的国际形势,为了抵制帝国主义的武力威胁以及核讹诈,增强国防力量,党中央做出了研制两弹一星的决定,程开甲被调入核武器研制队伍。

  原子弹研制初期,程开甲被任命为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长,分管材料状态方程和爆轰物理研究。 他估算出原子弹爆炸时弹心的压力和温度,为原子弹的总体力学计算提供了依据。

  在当时的原子弹试验中数据的采集是一大难题,据有关资料记载,法国第一次核试验没拿到任何数据,美国、英国、苏联第一次核试验只拿到很少一部分数据。

程开甲依据当时的中国国情设计出原子弹控制和测定的方法。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1700多台(套)仪器全部拿到测试数据,97%的测试仪器记录数据完整、准确。   20多年中作为我国核试验技术的总负责人,他成功地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两弹结合等三十多次核试验。

  作为一名细致严谨的科学家,每次核试验任务,他都要亲自到一线去调查研究。 曾经有技术人员担心发生意外,极力劝阻这位总指挥进入高温、高放射性的坑道,程开甲回答:我只有到实地看了,心里才会踏实。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质,程开甲参加核武器研试的20多年没发表过论文,曾经在学术界销声匿迹数十年。

但他在学术研究上仍取得累累硕果。 1999年,程开甲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科学技术奖发到了科学家的手中,也捧到了全国人民眼前,摆在了全世界面前。

它宣示着党和政府对科学技术进步的高度重视和巨大投入,宣示着我们推进科教兴国和创新发展的坚定决心。 这些成就不仅会更好服务国家战略,也会更多惠及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