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团宠:顾少情有独钟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2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正文第十八章刁难[更新时间]2019-07-0818:30:02[字数]2087那一刻,钟情的大脑突然停止了运转,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顾言泽那克制的一吻上。 那个不能算是亲吻的吻,成了

豪门团宠:顾少情有独钟

正文第十八章刁难[更新时间]2019-07-0818:30:02[字数]2087那一刻,钟情的大脑突然停止了运转,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顾言泽那克制的一吻上。   那个不能算是亲吻的吻,成了钟情彻夜难眠的始作俑者。

  幸好钟纵和钟胜云这一夜没有回来,否则钟情这么大的变化,必然难逃他们的眼睛。   次日清晨,钟情再次顶着黑眼圈出现在客厅,吓了钟纵一大跳:“你昨晚做什么坏事儿去了?励志当国宝?”  话是这么说,钟纵还是给钟情煮了两个鸡蛋,没好气地敷在了她的黑眼圈上。   钟情没精神搭理他,恰巧小哥又来送花,随便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现在就算只是看到这些花束,钟情都觉得面红耳赤。

  “你今天怎么了?又是黑眼圈,又是红耳朵的,成精了?”钟纵喝了咖啡,见钟情一直没回来,忍不住跑出去,看见钟情,不禁吓了一跳。

  “哥,真不是打击你。

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也不会有女的想找你的。

”钟情对比着送花的顾言泽,当头泼了一盆凉水给钟纵。

  “小白眼狼。 ”钟纵心里别扭,却只能骂出这四个字,谁让这妹妹是他宠出来的呢。   花也收了,哥哥也怼了,钟情再一次蔫了吧唧地回到卧室,大字型躺在床上,放松心情想要补觉。

  可事实是,她一闭眼,眼前就自动循环喷泉面前的画面,这让她怎么睡得着!  “顾言泽!算你狠!”钟情盯着熊猫眼坐直了身子,抱着床上的熊揉着头发,就连手机响了也是隔了一会儿才发现。   上面显示是陌生号码,钟情还以为是什么骚扰电话,语气便不是那么好:“喂,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  她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被顾言泽缠上!  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吓得钟情整个人都清醒了:“钟小姐,我是言泽的母亲,不知道钟小姐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谈谈吧。

”  顾言泽的妈妈?  钟情懵了好半天,才发觉自己刚刚说了多么愚蠢的一句话。 但听到对面来者不善的声音,钟情的斗志也快要被激发了。   “刚刚很抱歉,顾夫人,陌生号码,我没有注意。 既然顾夫人想谈,那就您定个时间地点,我准时赴约。 ”想起在顾家的时候,顾夫人对自己的那种态度,钟情就知道这会是一场恶战,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顾母似乎也是被她气到了,说了时间地点,连上流社会的体面也顾不上,直接挂断了电话。   钟情被刺激得彻底清醒了,洗漱的时候忍不住冷笑,这对母子还真是会玩儿,儿子不让她睡觉,母亲不让她补觉,存心搞她啊!  折腾了好一会儿,钟情才把黑眼圈遮住,换了一身黑白拼接色的连体裤赴约。

  走到咖啡厅外面,钟情瞥见里面坐着的两个人,心中不免疑惑。

顾家人是不都喜欢出乎意料?  先是顾言泽带了顾老爷子,这会儿顾夫人又带了顾先生。 不过她倒是可以确信,这两位显然不是奔着好来的。   “顾先生,顾夫人,好久不见。

”钟情笑得大方得体,在他们对面坐下,举止优雅,挑不出毛病来。   将顾夫人的惊讶收入眼底,钟情拢着耳边的碎发,低头浅笑。   她虽说娇宠长大,但是该学的东西一样没落下,顾夫人还真把她当成野丫头了?  “钟小姐,先前见你也是直率的人,我有话也不藏着掖着了。

”顾夫人开门见山,笑意盈盈,却未达眼底。

  “钟家在年青一代企业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但听闻钟小姐在家里一向娇宠,我们顾家门风严谨,家规甚严,恐怕钟小姐会不适应。

”  听着顾夫人说话,钟情不由得冷笑,又说开门见山,又是夹枪带棒讽刺她家教不严,这位顾夫人还真是奇怪。   “夫人说笑了,娇宠还不至于,父兄虽然宠我,但该学的也没有落下过。

钟家自知家世浅薄,教育方面虽然不能与顾家相提并论,却也不曾缺失过。 ”顾夫人倒是很会拿捏,以上来就对准了钟家,钟情也毫不客气地回击过去。

  她恪守礼尚往来,更何况,顾夫人骂的还是钟家!  “那钟小姐想必上课没有好好听吧?”不知道是不是被钟情的反击激到了,顾夫人竟直接说了出口,一旁的顾先生轻咳了两声,顾夫人才有所收敛。   哦豁!敢情说了半天,主场还在顾先生这儿呢?  钟情抿了一口咖啡,抬头看向顾先生,清泉一般明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顾先生一刹那还险些忘了说辞。

  “我夫人性子爽利,说话直白,钟小姐不要介意。

”顾先生上来就给顾夫人洗白,钟情也不接穿,任由他俩表演。   她恭敬道:“夫人性子的确直爽得很,往常只是耳闻,今日才亲身体验到。

”  话是挑不出毛病来,可钟情的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但谁让先开口骂人的是顾夫人呢,两人只能忍了。

  顾先生推开咖啡,语重心长道:“顾家向来看好钟家,也想和这样的企业进行合作,但如果其中牵扯了私人情绪,对于合作可能并非是好事,钟小姐觉得呢?”  呵呵!觉得个大脑袋!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还是拿钟家威胁她!  钟情舔着后槽牙,咧嘴一笑:“公司的事情都是由家父和兄长在管理,我从不过问,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何公事公办,还会牵扯到私人情绪?难不成有人存心从中作梗,想要坏了两家的合作吗?”  如果说以前她还觉得顾家是三代大家,四大家族顶尖的存在,那么现在,这种想法就瞬间幻灭。   “那你知不知道,你和言泽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顾夫人趾高气昂地挑着眉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愿闻其详。 ”对于这俩人,钟情已经找不到好话形容,自然也就没有好脸色,好在她的家教不允许她现场翻脸。

  见她顺势问下去,顾母得意道:“言泽他已经有……”  “小情。 ”顾言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这里,似乎是听到了顾夫人的话,他匆匆瞥了一眼,把钟情护在身后,声音也冷厉下来。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刚刚夫人想说我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