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如天日 乾坤揖让中 情感依附型抑郁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17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千古如天日乾坤揖让中字体:、、 伊祁放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尧都平阳却在红日的照耀下冉冉升起,千年的侵蚀和历史的冲击始终未能吞噬她、磨灭她,反而将她雕琢的更加美丽,任那一砖一瓦都会挑起动人的

千古如天日 乾坤揖让中 情感依附型抑郁

千古如天日乾坤揖让中字体:、、  伊祁放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尧都平阳却在红日的照耀下冉冉升起,千年的侵蚀和历史的冲击始终未能吞噬她、磨灭她,反而将她雕琢的更加美丽,任那一砖一瓦都会挑起动人的情思。     东方的初阳渐渐笼罩了朦胧的世界,却为华门身后洒下一道巨大的阴影,这座让凯旋门都要仰望的庞然大物,令造物主都要羡妒她的美丽。

她倚着天,踏着地,用赤色的存在无声的宣誓着这久远而又璀璨的华夏文明。     随着禅香弥留的气息,走过最古老的龙凤之脉,仰望最久远的蟠龙图雕,祭拜最睿智的人文初祖,一种在华夏血脉中长传不谢的信仰渐渐苏醒,让我们足以梦回远古,感受尧都文明的古老气息。

然而,还未从神圣中苏醒,又倏然被鹿夫人的裙装夺走了心魂—那是一大片尽力涂染过的色彩,碧绿的惊艳,金黄的肆意,投放出尧都文明耀眼的光辉。     尧都的土,汇聚了黄河之水的波浪汹涌,折叠了伊祁放勋的文明始光,施淋了尧都百姓的鲜血与汗水,她覆盖着泥土的清香,又流淌着自强的血液,在历史的波涛中孕育出了千百年来长盛不衰的灿烂文明。

    我们在这片我们所钟爱的土地上生长,从这里迈开步伐,走出荫蔽,建功立业;又最终回到这里,落叶归根,安葬长眠于这片土地。 这片我们所钟爱的土地,她给予我们生前的恩泽,又允以我们死后的安宁。

我们扎根于尧土的最深之处,的纺锤将我们紧紧相连。     从盛唐富宋到强元厉清;从尸横遍野到白鸽翔云;从哀鸿满天到就日瞻云,时代从来都没有停下她变革的步伐。 但任黄河凶猛,可以卷走千重浪,千斤沙,却也卷不走我大美尧都的秀美如图、风光如画;任那战火硝烟可以卷走多少古色古香、雕梁画栋,却卷不走帝尧文明千年不断的传承;任那金戈铁马可以卷走古今多少王朝的兴衰成败,却卷不走尧人始终如一、拼搏向上的赫赫精神!    当银白的霓灯绕上蓬勃的枝丫,当平齐的公路贯穿了尧都南北时,一颗又一颗宛若夜幕般晶莹夺目的煤消失在了熊熊烈火之中,而一条银色的缎带被织造了出来—她描绘着承载了帝尧千年文化的河图,绣着新工业的辉煌,折射着新时代的光辉,在新中国素白的图纸上以疾驰的速度填补了战争所带来的空白。

这是尧都的辉煌,更是尧都的力量。

    历史仍然在驾车前进,辘辘的车轮再次碾压过陈旧的历史,拉车的巨马正辄待着长鞭所指的方向―短短十年,沧桑巨变。

湛蓝晶莹的天空渐渐抹上了一层灰霾;纯净的煤石失去了曾经成群结队的风姿,形影单只的在不断减少;曾几何时,俊俏高耸可以直捣青天的树冠已经渐渐消失在人们的眼帘—终于,辉煌了上千年的古都又再一次面对着抉择。

这次抉择,决定着尧都是继续延续她的辉煌还是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去。     有人,走过了尧都的山山水水,目睹了在几十年间的刀锋血。 见证的走过了工业的尘埃纪元后的青山吐绿,碧水再清。

伴随着浓烟的离职,水与太阳的恩泽再次得到发挥,绿色的叶,红色的花,绕着盘桓的公路,再次进驻到城市的边边角角,构筑成新时代最亮丽的色彩。     这是我们所钟爱的土地带给我们的答案,一个永远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答案。 于是,天空扫走了灰霾,河水卷走了尘埃,尧都被重新冠上了鹿夫人的长袍,娉婷袅娜、步履生烟,美的令世界都要为之惊叹。 时代的桂冠被冠以发梢,千年的传承绵绵不断,历史的辉煌在我们手中得以达到顶峰,尧都将继续渲染她的色彩。 这是时代的幸运,也是我们的力量。     平齐的公路七横六纵,上架于两山之间,下达于平地深坳,宛若一张细密的渔网,以开天辟地的架势,密织了整个广袤的尧都。

她挥洒出金色的财币,投掷出绿色的橄榄,缩短了之钟摆动的幅度,犹如尧都的脉搏,用坚韧有力的跳动,推动着尧都经济的迅速发展。

    我驻足于载着金铜的马路节口,看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迤逦而过,留下一片绿意与清新。 但任我们的公路是如何交错盘缠,高楼林立,尧人永远都不会让钢筋水泥掩盖自己的风采:广场扬舞,激扬生命;面塑玲珑,精益求精;丸子面香,手艺多磨;共享经济,创新不止。

    我们时而操刀于厨坊,时而奔驰于道路,时而辛勤于公众,但仍然面朝着知识的方向,永远面朝着历史的方向。

图书馆的书一本又一本的增加,图书馆的人在一群一群的增加。

漫步街头,从来都不缺书的存在;踱步区域,从来不少学校的存在;觥筹交错,总要说上那一段书中的故事—尧人,始终铭记初心,钻研不止。

    目光多次触及发黄的古卷,历史从来都是烟雨滂沱,我们面临的一直都只有两个选择—前进或是灭亡。

    在这片滂沱之中,消失过长安,灭亡过汴京,打破过洛阳,腐烂过大都,而我们钟爱的这片土地,却从未停下过她的传承。 她仿佛一艘巨轮,在英明者的掌舵之下,顺风破浪,用那五千年都不曾间断的文明,跨越时空的波澜,不断的缔造新的辉煌。

    我们驻足于时代的节点,有幸透过层层的帷幕来瞻仰过去的辉煌,又有幸穿过白云的掩盖,见证新历史的诞生。     生在这个伟大的国度里,我们捧着先秦清新的风,掬着汾河涝河里混浊的水,习着荀子留下的帖,挺着比如鲲鹏的大志砥砺前行,对着赤色的华门,一次又一次的开拓出惊艳世人的华章。

    我们将脚深埋进湿润的泥土,仰望头顶浩瀚的穹宇,在宏伟的纪元里誓要把改革的步伐走得更加铿锵有力,要把尧都文明传承到宇宙的尽头,我们要把古老的声音带着新时代的节奏说给华夏炎黄,说给雅利安与犹太,说给大和与日耳曼,说给世界上的每一座高山,每一条河—我们誓要让世界都听到尧都的声音,再次开创“江海生灵外,乾坤揖让中”的尧都盛世!  (文/楚君卿)  作者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