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归·春风吹雨绕残枝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64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春风”二句起调低沉,一开始就给人以掩抑低回之感。 春风吹雨已自凄凉,而花枝已凋残矣,风雨仍依旧吹打不舍,景象更为惨淡。 “落花无可飞”,写残红满地,沾泥不起,比雨绕残枝,又进

阮郎归·春风吹雨绕残枝

  “春风”二句起调低沉,一开始就给人以掩抑低回之感。

春风吹雨已自凄凉,而花枝已凋残矣,风雨仍依旧吹打不舍,景象更为惨淡。

“落花无可飞”,写残红满地,沾泥不起,比雨绕残枝,又进一层,表面上写景,实际上渗透着悲伤情绪。

两句为全篇奠定了哀婉的基调。   三、四句写雨霁天晴,接理色调应该转为明朗,情绪应该转为欢快。 可是不然,词的感情旋律仍旧脱离不了低调。

盖风雨虽停,而红日却已西沉。 因此凄凉的氛围非但没有解除,反而又被被抹上了一层暮色。

  词的下阕,由写景转入抒情,仍从景物引起。

“帘半卷,燕双归”,开帘待燕,亦闺中常事,而引起下句如许之愁,无他,“双燕”的“双”字作怪耳。 其中燕归又与前面的花落相互映衬。

花落已引起红颜易老的悲哀;燕归来,则又勾起不见所欢的惆怅。 燕双人独。

怎能不令人触景生愁,于是迸出“讳愁无奈眉”一个警句。

所谓“讳愁”,并不是说明她想控制自己的感情,掩抑内心的愁绪,而是言“愁”的一种巧妙的写法。

“讳愁无奈眉”,就是对双眉奈何不得,双眉紧锁,竟也不能自主地露出愁容,语似无理,却比直接说“愁上眉尖”。 艺术性高多了。

  结尾二句,紧承“讳愁”句来。

因为愁词无法排遣,所以她转过身来,整顿局上残棋,又从而着之,借以移情,可是着棋以后,又因心事重重,落子迟缓,难以应敌。

这个结尾通过词中人物自身的动作,生动而又准确地反映了纷乱的愁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