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了,断向流年情匆匆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2
  • 17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时光自飘零,寂寞桥头,空思虑,几多憾事楼廊中,山水一程触手难及。 灯火阑珊处,独坐赏星稀,细数段段流年景,今夕何处觅谱写完一本青春剧,终是别离,光阴折叠的斑驳过往,填写一首残诗,酿着

毕业了,断向流年情匆匆

  时光自飘零,寂寞桥头,空思虑,几多憾事楼廊中,山水一程触手难及。 灯火阑珊处,独坐赏星稀,细数段段流年景,今夕何处觅谱写完一本青春剧,终是别离,光阴折叠的斑驳过往,填写一首残诗,酿着相逢的酒意,醉入离歌的尾韵。   近日,夜难寐,宿舍楼下,校友弹吉他,激情演唱着离歌,诉说高昂的别语,惊飞宿鸟远迁离,淡烟无由入醉。

歌尽,执手伫立,欲语还休,默然转身,碎步难移,散场化为一声长叹,叩响尘世变迁,各自安暖在天涯,牵念一支唱不尽的离歌。

感叹:暗夜柔风笑言起,吉他琴弦群友歌。 年少梦幻难挽留,青春张扬肆意乐。 毕业学子留别语,光阴流沙埋过客。

席筵志言孤雁行,天涯淘洗掉青涩。   回首,指缝太宽,时光太瘦,抓不住往昔,留不住印迹。 眼眸中熟悉校园的景,一切过于熟悉,曾经的桂香,曾经的苍松翠柏,曾经一幕幕或喜或悲的画面。

毕业了,摇曳的钟摆偷偷敲响那刻,定格时光坠落的尾端,似乎什么都没有来得及抓住。

月依旧还在那里,回忆还在转角不远处,染一点点的味道。 生怕别离后,校园里青春的印迹,堆积厚厚的岁月流沙,再回顾,消失全无。

  昔日,柔声笑语缠绵时光,燃烧着青春的激情,似一部电影,播放初恋那些事,播放课堂年少轻狂的争辩,播放万花丛中翩跹的。 忘不了,漫天飞雪的圣诞节,一棒玫瑰花撩起一场初恋。

在夜深人静时,捻起那段故事,忧愁依旧堆积成文字,落笔成伤。

没了风的诱惑,却舞出一抹倾城之美,融一手泪滴,泪痕烙印一页页素笺,捕捉着前世遇见的如落花清梦。 缘深缘浅,不求不负,有缘走过那么一段路,即使转身天涯,空留一声悲叹,耳边熟悉的旋律,暖了青春季不曾温热的心扉,留一生中无悔的美丽。   犹记得,红墙钟楼的图书馆,走了几人,空了几座,新人多了又多,心底眷恋的那角,难觅旧时双人影。 健康小道,与挚友相伴奔跑,听着悦耳的琴声,闻着草的气息,以放松的姿态,勾勒一日之乐的闲幕。

静湖畔,携一卷史书,与挚友高调地阔论奸雄曹操之功、之过,对历史歌颂,总随浪潮逐流,难辩对错。   想起,花开柔美的春季,同好友携手游玩半面庐山,重叠峰聚处,廊桥尽头,堤岸碧水旁,浓缩一张张笑颜剪辑;想起,乡友聚会,举杯对苍穹,欢歌邀同醉,横空揽云巢;想起,同室友一起闲谈纯洁的恋事儿,一起上课拨动青涩的华年;想起,在赛场上狂奔,用泪水与血汗谱写团结友谊的赞歌,用青春勇气去挑战,跑出自信与光彩。 一切碾成了回忆,叹此路注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留下残缺的记忆。   一条路终有尽头,初夏的风,薄凉的雨,导演一场刻骨铭心的散伙宴。

风剪愁丝犹还生,一阕离歌声声诉。

伞布遮不住忧愁的雨,雨水模糊了含笑的视线,迷醉变调的声音,唱了一首又一首老歌。

酒后畅言,忆起一段段私藏的心事,揭开暗恋故事后的谜底。 言不完的秘密,倾不尽的心语,情绪无尽重,心切切,忧伤一半,离去难相逢。

  离别的车站,噙着泪水,挥手话别,离去的列车越行越远,满肚的话来不及诉完。 眺望,一位又一位室友远走的背影,情愁堵住的心口,沐浴着半抹余阳,依旧,弄蹙眉头,落入心头。 曾经无论坎坷或得意时,陪伴度日的室友,一起悲伤,一起欢乐,慢慢地孤独成烟,寂寞成酒,风雨共度。

只因苍天赐予一次遇见,注定浪迹天涯,彼此牵绊,低吟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别语,减轻悲凉和孤独之感。   离愁绪,一点一点染,似扩散的毒素,侵蚀着全身每一根神经,孤独和冷清瓦解内心温暖,沧海悲歌,人散曲乱。

背着离别沉重的枷锁,许下相约的诺言,无论身在何方,天涯海角各自珍重。

相信,心彼心,一根线相牵,距离遥远,渐重,难搁浅的情意,依旧是暖心的依靠。

  静湖畔,陌上行,独守记忆话别。

闲暇观,流云水袖惊鸿翩。 水墨岸,几多离合悲欢笑声残,欲圆晓梦铺红笺,何茫然几年光阴杯盏,斟满离绪。

短,短,短。 香烟遮霄月,星夜寒。 栀子花凋尽,空楼兰,旧痕难见。

乌啼远,倾了青春醉了情波,离绪沉淀续流弦。

何夕共倚玉楼,醉酒畅谈。 盼,盼,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