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慢慢 快穿之放开那只男的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6
  • 2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她的身子竟然动不了了,这是什么情况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想走!”灼蓝还没有想通为什么,悠悠的声音就出现在她的耳边。 “是你!”灼蓝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蓝悠悠。 “是我又

顾慢慢 快穿之放开那只男的

她的身子竟然动不了了,这是什么情况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想走!”灼蓝还没有想通为什么,悠悠的声音就出现在她的耳边。

“是你!”灼蓝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蓝悠悠。 “是我又如何,灼蓝,看来我之前更改你的程序是正确的,毕竟像你这种太高智商的东西存在可是一种危险,坑了本公主一次,现在又有一个傻货被你坑了。 ”悠悠冷笑道。 而灼蓝听到蓝悠悠这话,它不由得大惊失色,因为它听到悠悠这话已经猜测出来蓝悠悠知道了自己的意图,一定是这样子的。

“想做人?这可不行,你这种东西做了人都不知道害死多少人!”悠悠说着,手中带着蓝光一点点朝灼蓝靠近。 灼蓝慌得不行,它能够感觉到那种死亡的气息,如果它猜得不错的话,蓝悠悠要弄死它,停掉自己?不!它不要,那种死亡的感觉它不喜欢,现在要被消灭掉,它更加不能接受。 “主人!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灼蓝慌了,它根本就控制不了沈怜乐的身体,身体都动弹不了,它还怎么逃走?所以现在它只能成为一个瓮中之鳖,要杀要刮都随蓝悠悠为所欲为。

“我也是不想要被强迫沉睡,主人,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难受,就跟死了一样,主人你这么爱我,你一定能够了解我的对不对?“灼蓝现在还想要打感情牌。 悠悠听到灼蓝提起以前的事,妄图勾起蓝悠悠以前的回忆,只要一想到以前的事,心软的蓝悠悠说不定放过它了。

毕竟以前的蓝悠悠那个脾气可以说好得过分,几乎对灼蓝所有得要求都满足,也恨纵容做烂,每年一度得高智能手镯要维修的时候,她都听灼蓝的话不把它送回去查看,这就让它躲避不知多少的检查。 因为灼蓝这种已经冉生出自己心思的东西,一旦被发现了肯定是要清除的,然而蓝悠悠很宠灼蓝,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它送去情绪一些不该有的想法,这就造成了灼蓝认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妄图想成为人1呵呵…一个只能产品而已,它的心思也太多了吧!先是坑了蓝悠悠不说,现在还想要打感情牌,她会接受吗?“我理解你啊!正是因为理解你,才不能让你继续祸害人间,灼蓝,本公主做事从来不想要想清楚,只要执行就好,你知道我的性格的!”悠悠看着那张挂着沈怜乐面容,露出可怜巴巴脸蛋的灼蓝,冷冷的打碎它一切的幻想。 “不!”“啊!”悠悠没有给灼蓝继续说话的机会,手指捏着那个水蓝色的手镯一捏,嘣的一声,手镯瞬间碎裂,一股绿色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 而沈怜乐没有了灼蓝的控制也恢复了自己的意识,她一脸茫然的坐在地上,跟疯婆一般,眼神迷茫。 没有了灼蓝的控制,她的身体也又变回了虫族的模样,并且浑身的力量都被抽走,她现在就如同一条死虫,奄奄一息的。 “抓住她!”悠悠也不知道是什么是离开的,没有了悠悠的法术控制,那些布娃娃在清楚所有的虫族之后马上就失去了动力,从天空掉下来。

而那些怪物也消失了,现场要不是因为之前的破坏还残留着痕迹,他们都要以为刚刚那一切不过是他们幻想中出现的魔幻大片呢!“怎么回事?人呢?”所有的人都看向刚刚蓝悠悠还在的地方,可是这里却不到任何人了。 “…”顾衍看向那一片空地,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

“她走了吧!”司喆睿也一脸愣愣的盯着天空看。 那个女人正如她来的时候这般神秘,一闪就没了影子,好像她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顾衍没有说话,他却隐约的想到了自己第一次遇到蓝悠悠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好像差点把人给撞了,最后带回来又被她那一身诡异的鲜血给吓到了。 种种事情都是这么清晰,仿佛梦又回到最初,只是他的心声都没有表达出来,她就离开了,连一句再见也不曾说。 “…”江棋寒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其实说了再见又如何?只会让人更加伤心。 ”“离别总是痛苦的,其实她这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也挺好的!”江棋寒说完就招呼部队去收拾残局了。

沈怜乐还没有死透不过也只剩下一口气,也不知道蓝悠悠对她做了什么,竟然让沈怜乐落的这副模样?不过现在的沈怜乐也算不上人了,特别是明显就是她身上的触角,江棋寒叫来人控制住沈怜乐,直接把这个变态又危险的女人送到实验室去。 毕竟是未知生物,而且这玩意还害了这么多人,不把她切片还真的对不起群众了。

“你们放开我,我是纳蓝星女王,我是将来的纳蓝星女王,你么这些渺小的人类竟然敢抓我,你们放开我!”被抓住的沈怜乐还有些疯疯癫癫的,一边叫嚣着自己是纳蓝星女王,其他人对于她这些话也只是笑了笑,完全把她这些话看成是傻话,谁会信。 如果在前世,沈怜乐这话倒是不错,只可惜她没有前世了,再多的前世都被她自己给作死了,怪谁呢!现在的沈怜乐之所以说这些话完全是因为在死亡面前突然发生的空间扭曲让她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成为了纳蓝星女王,拥有很多很多的美男后宫,而蓝悠悠算个什么玩意,早就被她玩死了。 那些如梦一般的话面里面就是这样说的,在那些话面里面,蓝悠悠所有的利用价值都被自己压榨完了,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怎么可能还跳出来对付自己?现在的一定是环境,她宁愿相信另外一些也不愿意相信这些事实。

“抓去送给戈院长,相信他会很喜欢这种人形怪物的!”江棋寒听到沈怜乐叫嚣着自己也是她的男人,他脸色瞬间就黑了一大片。

丫的,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贱就好了,别拉他下水,就算口头上也不行,他非常抵触这个恶心的女人。

江棋寒是什么人,高高在上的少校大人怎么可能看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