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凶穆以楚,白仲宁小说 感情咨询企业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8
  • 53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由厚福创作的悬疑小说《追凶》,主角是穆以楚,白仲宁小说讲述了患有肌肤亲密接触饥渴症的穆以楚被一女大学生白仲宁追求勾引发生了关系,一场争执之后白仲宁决绝跳楼,而穆以楚却从此陷入了深渊,在不断追查

追凶穆以楚,白仲宁小说 感情咨询企业

由厚福创作的悬疑小说《追凶》,主角是穆以楚,白仲宁小说讲述了患有肌肤亲密接触饥渴症的穆以楚被一女大学生白仲宁追求勾引发生了关系,一场争执之后白仲宁决绝跳楼,而穆以楚却从此陷入了深渊,在不断追查报复者抓住真相之际又再次被卷入了一场连环杀人案……精彩章节穆以楚越想越愤怒,眼里布满了血丝,捏着矿泉水瓶“吱咯吱咯”作响。 声音放大了白静令的恐惧。

她真的怕。 很怕。 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在这不甚光亮的废楼里,她能感受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狂躁的情绪和越发粗重的鼻息。

她不怕勒索,可她怕对方激情杀人。

穆以楚摘掉了棒球帽,一点也不避讳在白静令面前暴露自己。

白静令一瞥见男人有了动静,并不注意动作是什么就条件反射地直接闭紧了眼。

就这样沉寂僵持了十来秒,白静令才缓缓睁开了眼,用余光打量绑架自己的男人。

是那个在墓园一起搭车的人。

他为什么要绑架自己?因为白仲宁?可是她跟白仲宁并不……白静令的大脑在极速地运转,穆以楚像之前在车上打断白仲宁神游一样再次打断了白静令的思绪,“是你做的吧?”,穆以楚死死地看着白静令一字一顿地质问,不等对方回答又顾自加重了语气,重新开口,“是你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白静令一脸茫然,无从回答。

穆以楚再次开口,“白仲宁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我推她的么?!特么的是她自己跳下去的!”穆以楚一点不加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一边说话一边激动地挥动双手。 张牙舞爪的样子让白静令刚有点定下来的心又再次纠在一起。

“我,我……我什么都……都没做……”白静令畏畏缩缩恐惧害怕地开口,盯着地面不敢看向穆以楚。 此时的穆以楚一点都不像初次见面那般干净绅士。 反而,像只野兽像个疯子。 跟白仲宁一起的,都是疯子。 穆以楚被激得猩红了眼,她还装?!她还装?!对他做了那么残忍的事,还让他做了那么丢人的事后难道还要他从自己口中说出再回想经历一次么?!“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会不清楚么?!”白静令被吼得更加地无措,哭得无法抽气难以自己,“我真的……真的……”白静令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像是打嗝一样大口的换气,闭着眼睛颤抖着说,“什么都没做啊。

”穆以楚不顾受伤的腿脚用力地站起了身,发泄一样地将矿泉水狠狠地砸向了地面。 “啊——”白静令偏着头躲着尖叫,头发贴着涕泪四横的脸糊在了一起。 穆以楚步步逼近,捏住了白静令的下巴,硬是将其转向自己,逼得白静令与自己对视。

他不是喜欢对女人粗暴的人,他会这样全都是被逼出来的!白静令还在大力抽泣,哭得梨花带雨,双眼无措。

迷离脆弱的样子让穆以楚心软了去。

真的不忍。

他松了松手上的力道,看见白静令的下巴已经被他捏得发红。 穆以楚对待女人,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温柔的。 在床上就更是十分地照顾对方的感受,留意对方的每一个表情。

每个跟穆以楚上过床的女人都能享受到一场美妙的性爱。 甚至那就是她们一生中最好的性体验。 穆以楚从不会光顾自己爽而无视女人的感受,他可以做到拔屌无情下床不认,但在床上的那些怜惜的亲吻和贪恋的爱抚,却都是真心的。 “我可以大人大量既往不咎,但是你必须说出实话。

”穆以楚动作轻柔地将白静令把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软着语气说,“好不好,嗯?”白静令睁着眼睛看着穆以楚,汲着气一直用力的点头。 “告诉我,你昨晚在哪儿,又做了些什么?”穆以楚知道自己吓坏了白静令。

他决定对她温柔一点。

因此此时他已经冷静了不少,而且白静令的表现和态度,也颇为配合。 白静令吸了吸鼻子,发红的鼻翼大力张合,“我……昨晚,昨晚在市……图书馆里……”因为过度惊吓而语无伦次,白静令一直在努力地组织语言回答,“查写……查资料,写论文,到,一直到早上7点多……多离开……”顿了一下,白静令一副又想起什么地补了一句,“不信你可以……可以去……图书管查记录……”白静令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真的,我说真的……,我刷的……刷的身份证,图书馆有……我进出……的时间记录……”听到白静令的回答,穆以楚顿时像漏了气的人形娃娃一样,瘫了下去。 他相信白静令说的是事实。 因为,市图书馆确实是在他所居住的酒店近10分钟的路程距离内。

而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白静令就告诉过他“过几天就要出国读书”。

穆以楚的行动让白静令诧异,她真的不知道所有的事情经过以及自己为何会有此遭遇的原因。 可是她不敢开口问,她怕她无心的随便一句话都可能会变成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导火线。

她对穆以楚不熟悉,他的喜怒无常更是让她难以捉摸。

白静令的实话,让穆以楚倍感绝望。

不是白静令,那么会是谁?他漏掉了谁?知道白仲宁知道他,会为了白仲宁报复的是谁?穆以楚断定这个人一定跟白仲宁有关。 他一定要挖出这个人。

即使不碎尸万段也定要让她尝尝他同等的痛苦。

18楼坠地,在场的人都看到了她的尸体,所以一定不可能是白仲宁。

但是现在似乎也可以断定这个人不是白静令。

那么还有谁会有跟白仲宁相似到以假乱真的脸庞?难道?“你只有白仲宁一个姐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