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庄《落梅》赏析: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9
  • 115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落梅 刘克庄 一片能教一断肠,可堪平砌更堆墙。 飘如迁客来过岭,坠似骚人去赴湘。 乱点莓苔多莫数,偶粘衣袖久犹香。 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刘克庄《落梅》赏析: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落梅  刘克庄  一片能教一断肠,可堪平砌更堆墙。

  飘如迁客来过岭,坠似骚人去赴湘。

  乱点莓苔多莫数,偶粘衣袖久犹香。   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大意:  每一片飘零的梅花都教人触目愁肠,更哪堪残缺的花瓣凋落如雪片,铺满了台阶又堆上了墙头呢?飘零的梅花就像匆匆过岭的迁客,坠落的梅花犹如不得已赴湘的骚人。 那么多原来美好高洁的花朵,如今却沉沦泥土与莓苔为伍,然而偶然粘上衣袖的香气,还久久不去。

啊,让东风执掌对百花的生杀予夺大权,真是差矣错矣,它忌妒梅花的孤高,对梅花任意摧残,根本不讲怜香惜玉。

  赏析:  刘克庄(1187-1269)宇潜夫,号白村居士,又号后村。

初名灼,宁宗嘉定二年(1209)补将仕郎,调靖安簿,始更今名。

南宋莆阳(今属福建)人。

刘克庄是词兼擅的作家,为江湖诗派的代表诗人。

刘克庄是一位很有才华的诗人、词家及史学家。 他著有《后村大全集》196卷,曾任过建阳县令、知州等官职。

他主张收复中原,在中曾有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洒水西桥畔泪。

笑谈里,定齐鲁。

问长缨,何时入手,缚住戎主?等豪壮之句。

从刘克庄先后名号的更易中,可以窥见他的不凡经历和曲折心路。 刘克庄的诗词多有感慨时事之作,为当时江湖派重要作家。

著有《后村先生大全集》。

  宁宗嘉定年间,时任建阳(福建)令的刘克庄写了《落梅》一诗,这是他咏物寄情的上乘之作。

当时南宋小朝廷偏安东南一隅,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而统治阶级的上层人物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目睹此情此景,爱国忧民的诗人真是万分痛心。 作者虽有一腔报国热情,却得不到统治者的重用,倍受排挤、迫害,于是诗人便将内心的悲愤和不满借落梅这一意象曲折地表达出来。

  首联的一片能教一断肠,可堪平砌更堆墙,描绘了一幅凄凉衰败的落梅景象,奠定了全诗凄怆忧愤的基调。 每一片落梅都使诗人触目愁肠,更何况那如雪花般飘落下来的铺满台阶又堆上了墙头的落梅呢面对如此凄凉的景象,自然引起诗人对社会、人生的思考。   颔联进一步刻画落梅:飘如迁客来过岭,坠似骚人去赴湘。

这两句对仗工整,化用典故,寓意深刻。 两句诗不仅生动描绘了落梅凋谢飘零、随风四散的凄惨景象,而且高度概括了上无数迁客、骚人的坎坷一生。 飘如迁客来过岭中的过岭,越过五岭,指到达今广东一带,暗喻被贬谪潮州的故事。

坠似骚人去赴湘中的湘,指湘江流域,今湖南一带,暗用屈原失宠被逐,投汨罗江而死的故事。 然而,这里的迁客、骚人不仅指屈原、韩愈,而且泛指历史上一切仕途坎坷的有志之士。

诗人一笔双写,不仅用迁客、骚人的迁谪放逐来比喻落梅,且用梅花的高洁品格来赞美迁客、骚人。   颈联写落梅的最后结局:乱点莓苔多莫数,偶粘衣袖久犹香。 这两句与陆游的《卜算子·咏梅》中的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有异曲同工之妙。 落梅虽零落成泥,但香气经久不灭。 诗人在此表面是赞美梅花,实际上是对那些遭迁谪放逐但是仍坚守志节的迁客、骚人的赞颂,用笔委婉,言近旨远。

  上三联重在写景,景中寓情。

尾联在此基础上展开议论,是全篇的点睛之笔。

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 这两句看似指东风胡乱使用对百花生杀予夺的权力,即不怜香惜玉。 实际上,东风者,指控的是执掌权柄者,诗人用暗讽的笔触巧妙而又曲折地把矛头指向历史和现实中的一切嫉贤妒能、打击人才的当权者。   这首咏梅诗不同于一般的咏物诗,有着深刻的寓意,寄托着诗人浓烈的悲愤之情。 简直可视为一篇浓缩了的《离骚》。

呜呼!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刘克庄咏梅诗词之丰无人可及。 不啻于斯,他的一生针对南宋国脉微如缕的现状,写下了大量抒发感慨的不同题材的诗篇,爱国之心似放翁,高洁之志似稼轩,其身其品一如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