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 20140106 孩子,你在哪里?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6-07
  • 129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亲生孩子刚生下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护士抱走卖给了别人,而这一切居然就发生在医院里,这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小张向记者陈述的她的遭遇。

《焦点访谈》 20140106 孩子,你在哪里?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亲生孩子刚生下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护士抱走卖给了别人,而这一切居然就发生在医院里,这是一位年轻的妈妈小张向记者陈述的她的遭遇。

那么这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呢?记者进行了调查。

  在内蒙古赤峰市的一家小宾馆里记者见到了小张,因为身体虚弱她一直躺在床上休息。

2013年4月,在外打工的小张突然发现自己意外怀了孕,由于她刚满18周岁,没有结婚就怀了孕,害怕家人朋友发现,小张一直瞒着周围的人。

  2013年11月5日,在哥哥的陪伴下,小张在赤峰生殖健康专科医院五楼的产科做了引产手术。

手术做完以后没有人给她看过胎儿,也没有人告诉她孩子是死是活。   小张的出院费用清单上显示,医院收了一笔20元的死婴处理费,这让小张确信孩子的确被引产处理了。

然而就在做完引产手术之后的第三天,小张突然得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消息,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的警方通知他们,说孩子还活着,被拐卖到了阿鲁科尔沁旗。

  既然孩子活着,小张决心要找回孩子好好把他养大。 应警方的要求,2013年11月10日,小张和哥哥在母亲的陪同下,赶到300多公里外的阿鲁科尔沁旗公安局做笔录,同时警方还让小张抽血和孩子做DNA亲子鉴定。

在阿旗公安局小张和家人听办案民警说孩子是男孩,以4万元的价格被卖到了阿鲁科尔沁旗一个村子里,如果不是一位有正义感的村民报了案,小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2013年11月5日小张产下孩子,11月8日离赤峰市300公里外的阿旗警方就找来了。 这说明孩子是在出生后马上就送走了,而这时小张还在产科康复病房住院。

得知孩子还活着,小张和家人立即找到了医院院长,要求医院说明孩子到底是谁抱走的?  小张和家人从阿旗警方那里听说孩子是从医院卖到阿旗的,而医院院长却说是一名护士送给了表哥寄养。 按照《刑法》规定,有人收了钱,意味着这个案子的定性是拐卖儿童罪,如果是私自把别人的孩子送人,那也涉嫌犯拐骗儿童罪。

  刚出生的婴儿被拐卖或者失踪,按照公安部办理此类案件的要求,警方必须采取紧急解救措施,尽快让孩子回到母亲和监护人的身边。   从阿旗警方录完笔录之后,小张和家人一直满怀希望等待警方迅速破案归还孩子。 但等了10天也没等到音信,当他们再次来到阿旗找到办案的苏警官,发现对方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苏警官只透露了孩子在阿旗的双胜镇。   后来办案的警官干脆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阿旗警方迟迟没有消息,小张和家人找过赤峰市卫生局、市计生委,但卫生局说等公安定性,计生委说要核实。

按照公安部规定,拐卖儿童的发生地和拐入地都应立案管辖,2013年12月16日,小张和家人又到赤峰生殖健康专科医院所在的红山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报了案。

但三天之后红山区警方给出的结果是不予立案,理由是没有犯罪事实,这让小张和家人非常意外和震惊。 小张马上向红山区公安局申请了复议,再次要求警方以拐卖儿童或者拐骗儿童立案侦查。

  小张做完引产之后孩子还活着,却接着被一个护士抱走了。

那么这事是有预谋的,还是个意外,无从得知。 但可以知道的是,孩子就在阿旗的双胜镇。

现在案发地红山区警方不予立案,小张和家人就只能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了最先侦办的阿旗警方身上。

那么阿旗警方到底能不能破案,找回小张的孩子呢?  2013年12月25日,小张的母亲和表哥第三次来到阿旗公安局刑警大队。 这次办案的苏警官说,由于DNA鉴定结果没有出来,所以案子无法进展。   实际上半个月前的12月10日,小张的母亲和表哥自己找到了赤峰市公安局DNA检测实验室,当时鉴定结果就已经出来了。   事后记者又陪小张去了一趟了赤峰市公安局DNA检测实验室,记者看到了那份编号为0534的DNA检测鉴定书,结论的确写着,小张与孩子是生物学上的母子关系。

同时得知孩子现在的抚养人是一个叫温国强的人。

当小张家人再次要求归还孩子时,这次苏警官明确表态,他们不负责找孩子。

  小张的母亲提到当时苏警官曾经说过,孩子是被人以4万元买走的,但这时苏警官却矢口否认了自己之前的说法。

  苏警官否认了收钱这个关键事实,意味着阿旗警方对案子的定性不是拐卖,而苏警官接下来表态更让他们大吃一惊,他说有没有DNA鉴定结果都不影响案子定性,这个案子他们已经不立了。 这意味着在阿旗警方的眼中,这个案子连拐骗都算不上。

  最后没有办法,小张的母亲给苏警官下跪,希望他伸出援手。

  阿旗警方和红山区警方都不管找孩子,小张的家人决定自己去找。

手头仅有的线索是孩子所在的地区是阿旗的双胜镇,抚养人是温国强。 在茫茫大草原上,经过近一天的奔波打听,终于打听到温国强家就在双胜镇巴彦包特农场10队。 但遗憾的是找到温国强家,孩子已经转移走了,只有温国强的母亲在家,她承认自己儿子的确抱养了一个刚出生的男婴。

  得知抱走孩子的是赤峰医院的梁晓华,这家赤峰医院会不会就是小张生孩子的赤峰生殖健康专科医院呢?第二天一大早,小张和家人又赶到300多公里外的赤峰生殖健康专科医院,当班护士证实,梁晓华的确是医院产科护士,已经好久没来上班了。 小张和家人又找到医院负责处理此事的陈副院长,要求见一下梁晓华,陈副院长说这不是他管辖范围内的事。

  见不到护士梁晓华,医院也不愿提具体解决方案。 小张的家人决定再次去找赤峰市卫生局寻求帮助。

卫生局医政科的工作人员引来了两人,介绍称一位是局长一位是科长。 这位局长表示报案了就归公安管,他们等公安的结论。   离开医院和卫生局之后,小张的母亲接到红山区公安分局的电话,说下午来领复议结果。

但当小张的表哥满怀希望走进红山区公安分局时,看到复议决定书上的结论是维持不予立案决定,理由还是没有犯罪事实。 小张的表哥再次要求找孩子,红山区警方表示这不归他们管,让找医院。   小张的心在痛,人们的心也在痛。

在孩子被抱走的两个月时间里,小张怎么也想不到一趟趟的奔波最终会把自己绕进死胡同。

医院说要等警方的结果,卫生局说要走司法程序,但到了红山区公安局这里却又不予立案。 阿旗公安局最初也管来着,估计要找回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最后不知何故却变成了不能管、不想管、不愿管。

大家都知道孩子是谁抱走的,也都知道孩子在哪,但孩子就是找不回来。 产生如此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又是什么让一目了然的案子变得不清不楚,公众迫切需要一个清楚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