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16
  • 81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冲进去的慕青自然不会傻啦吧唧主动去迎上那身手可怖的黑衣人,她泥鳅一样东拐西躲,直接往慕容筝那边溜去。 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她这样的身手在黑衣人眼里,在她还没碰到殷

落喵喵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冲进去的慕青自然不会傻啦吧唧主动去迎上那身手可怖的黑衣人,她泥鳅一样东拐西躲,直接往慕容筝那边溜去。

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她这样的身手在黑衣人眼里,在她还没碰到殷离之前,还真入不了黑衣人的眼。 是以,哪怕知道也看到提着剑跑进来了一个人,力量的悬殊让黑衣人根本没多看她半眼。 这个情形在黑衣人对付了一波院中侍卫,再度向抱着殷离的慕容筝攻击过来时有了变化。 慕容筝不弱,但明显和黑衣人还是差了一大截。

又抱着殷离,实在太受限制了。

慕青在侧后方角落看得心惊胆战,要怎么才能让这些人把黑衣人缠住,自己在抢抱过殷离狂奔逃走呢!她不敢轻易动作,毕竟,就算她侥幸抢走殷离,要是无法保证能百分百一下子逃脱,殷离在她身上比在慕容筝身上更危险!她对自己的斤两清楚得很,她比慕容筝差远了!但看到慕容筝一个失手,殷离可能有危险时,已经容不得她多想。

她抓出身上乱七八糟的暗器一股脑就朝黑衣人扔了出去。

没想到!在她掏出各种暗器扔的时候,黑衣人居然十成戒备转头来对付这些暗器!当然,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被耍了。 他轻轻松松就挡开了那些暗器!先前,看到慕青放出的信号时,黑衣人就猜到她是慕家的人了。 还是慕家地位不低的人,稍微一琢磨,他就琢磨出了眼前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三脚猫可能的身份。 他并没有打算和慕家结仇,并不想被传闻中的,看似平常低调,实则让西月皇帝都暗暗调查忌惮的大景慕家追杀。 所以,他先前是刻意在忽视慕青的。 毕竟,她这样的身手,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眼下,慕青这一出,激怒了本就喜怒无常的黑衣人。

他居然被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耍了!这简直就是侮辱!“找死!”黑衣人出声,嘶哑难听的嗓音怎么听怎么诡异。 百里绯月等人之前去所谓的九仙谷,也就是灵儿他们那座岛上时,慕青并没有陪同,当时她身体出了异样,在大景京都让九儿给治病。 她要是去了,现在听到这个声音,一定认得出来,这个人就是在九仙谷出现过的那个和百里绯月等人作对的黑衣人。

同时也算是百里绯月的师伯——山鬼!山鬼的速度慕青根本避不开,处在同一方位的慕容筝和几名侍卫一样避不开。

其他周围的那些侍卫要过来救,也绝对来不及!是以,当那避无可避的杀气铺天盖地压过来时,慕容筝把怀里的殷离迅疾扔到了慕青怀里!与此同时,他整个人挡在了慕青和殷离身前,不止他,周围那几个隔得近的侍卫一样挡在了慕青和殷离身前。

几人用血肉之躯保护他们的同时,合力迎上黑衣人绝命一击!‘砰’一声,几乎地动山摇,而后,慕青周围的护卫断线的风筝一样远远的跌落出去。

慕容筝虽然还强撑着,却也整个人半跪了下来,嘴角鲜血源源不断淌了出来。 杀戮让山鬼兴奋,让他愉悦。 就像收命的阎王,他桀桀怪笑,“呵,作为蝼蚁,你们已经尽力了。

”在他再度抬起手的刹那。 “蝼蚁你大爷!姑奶奶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慕家遇神杀神遇佛灭否的绝命武器!”慕青本来只是试试,毕竟小叔叔不止一次耳提面命让她不要轻易拿出来的武器,在之前九儿闯刑场救百里绯月那次,用了同样的武器后,就被不少有心人留意打听,最后打听到这东西出自他们慕家这事,她是知道的。

她是急中生智想到这黑衣人身手这么厉害,一定不是一般人。

而且黑衣人的目标是殷离的话,又要在圣城杀死殷离,总不至于是和殷离一个小娃娃有仇。

背后牵扯的,肯定是南疆或者西域圣教,西月国,甚至是大景之类的。

毕竟,这些关系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既然可能和这些有牵扯,必定对这些相关的也有所了解。 她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赌赌看这人听说过慕家没有。

心念万千,实则只是眨眼间,“看武器!”慕青还真赌对了,当她摸出身上那支根本没有子弹的武器对准黑衣人时,山鬼迅疾得如闪电般瞬间向一边迸射出数十丈!慕青顶着刹那间布满脑门的冷汗,抱着殷离趁机就——跑!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山鬼也不是傻的,第一时间发现又上当了。 在他眼中,慕青哪怕是慕家人,此刻也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是惨死那种!慕青还没跑出院子,山鬼就追了过来,但这次被院子里那些没受伤的,西月皇帝和东方卿的人团团挡住了!不管西月皇帝或者东方卿到底怎么想,但这些人接到的命令是誓死保护南疆小世子的安全。 那些看热闹的人群虽然看得心惊肉跳的,但还是没离开,反而更兴奋。 他们视线盯在抱着殷离往外跑的慕青身上,紧张又期待。

会被抓住吗?“今日你们都要死!”随着山鬼再一次桀桀怪笑,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身受重伤的慕容筝,“闭气,他下毒!”山鬼的道行到底比他们高,慕容筝就算发现得快的了,还是有不少侍卫影卫慢了一步。 他们都如此,就更莫说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个个脸色青白,神情痛苦,啊啊啊的惨叫声,伴随着血肉肉眼可见的速度,滋滋滋腐烂灼烧的声音。

一时,绝望恐惧哀嚎遍野。

整个客栈,霎时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慕青惊骇的急忙看了怀里的殷离一眼,殷离虽然小脸惨白,明显被吓到了,但好在他似乎对这毒没任何反应!慕青这才发现,她自己对这毒也没任何反应!山鬼显然没想到慕青和殷离对这毒都没反应,加快了那边对侍卫下手的狠厉程度。

眼看那些侍卫也开始显露出中毒迹象,慕青也和他们讲不了什么义气了,抱着殷离飞奔出来,“书生,快跑!”她抱着殷离拼命跑,从那些惨叫着滋滋滋血肉模糊的一团团打滚的人中间拼命的跑。

视线的余光看到苏衍跟上了自己的速度,多少松了点气。

她拼命的跑,直到跑得心都要跳出喉咙,跑得一个踉跄差点被人挤飞出去。 苏衍一把稳住她,相较于慕青跑得整张脸都青了,累得吊死鬼一样,苏衍神色仿若只是散了个步一样,半点疲累都没有。 慕青根本没关注到这些细节,就要继续,“跑。 ”“慕姑娘,让我来抱他吧。

”慕青第一反应是拒绝,书生虽然是男人,身体素质也确实比其他那些文弱书生好太多,但他到底不会功夫,耐力肯定没她好。

但苏衍显然也没给她想的时间,自己已经把殷离从她怀里抱了过去。

慕青还是相信他的,她慎重的看着他,“书生,你带他找地方躲起来,我……”“慕姑娘,一起走。

”她还没说完,苏衍就拒绝了。

而后不容置疑的另一种扶着慕青,往前走去。 慕青愣了愣,“那些侍卫挡不住那个黑衣人的……我们必须……”“慕姑娘,”苏衍停下,看向慕青的神色十分认真,“其实我……”他话还没说完,陡然,“小姐!”圣城的慕家人,到了!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