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圣约翰庞麦臣司礼监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5
  • 62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这一刻,公公是日本人,他的灵魂飞到了京都,飞到了富士山下,飞到了雪花纷飞的二月二十六。 当然,今天不是二二六,今天是双十,辛亥年,农历十月十日。 外面也没有雪花,有的只是运河水击打

第七百一十二章 圣约翰庞麦臣司礼监最新章节

这一刻,公公是日本人,他的灵魂飞到了京都,飞到了富士山下,飞到了雪花纷飞的二月二十六。 当然,今天不是二二六,今天是双十,辛亥年,农历十月十日。 外面也没有雪花,有的只是运河水击打船舱的声音。 尊皇讨奸,是公公毕生为之追求的梦想,从知道辽东竟然有降倭存在时,他的目光就已落在了大海那边的日本。

将日本建设为真正的皇道乐土,是比在萨尔浒手刃黑脸老汉更为重要的使命。

虽然,他只有区区几百倭兵,但这几百倭兵却是一颗颗萌芽的种子。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是来自伟人的凝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就在今日的扬州醉元楼。

这里,注定,将留名青史。 “诸君,拯救日本,尊皇讨奸注定是一段无比艰难的征程,前方充满荆棘,充满危险,在这征程中,我们中的大部分将倒在前进的道路之上……不知我等是狂是愚,唯知一路向前奔驰!”公公从小田手中“借”来匕首,然后割断自己的衣袖,将长长的布条放在案桌上,挥豪题写“皇道乐土”四字于上,然后系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革新机会现已到,夜起暴风扫日本。 功名不过梦中迹,唯有精诚永不销。 离骚一曲高吟罢,慷慨悲歌今日完。

吾辈腰间利剑在,廓清海内血泊涌!”公公充满感情放声吟唱着,吵得楼上的王体乾想将夜壶从窗台扔下来。 小案首,大半夜的,你弄啥咧!赵家儿媳则是抖了一下,然后意识到是尿急。 有身子的女人,就是憋不住。

然而,王公公很快就发现,他就算把夜壶扔下来,今夜也休想安眠了。

因为,楼下的歌声越来越响亮。 “革新机会现已到,夜起暴风扫日本……吾辈腰间利剑在,廓清海内血泊涌!”歌声中,额头缠满布条的小田等人激动莫名。 这是主公大人教会他们的第一首歌。 这首歌,是为了日本!板哉,太板哉了。 “忠诚!”公公高举右臂。 其实,他老人家很想喊个其它的口号,但觉得德国鬼子和日本鬼子分属东西方两种文化,实在是很难合一。

“嗨,公公!”这个口号实在是别扭。

于是,就用“忠诚”了,这是高丽棒子的。 东亚本为一家嘛,何分彼此。 “忠诚!”狂热的亲卫们高声呼吼着。 公公趁热打铁,示意小田将那张菊花给大家看。

“这是我的家徽。 ”公公脸红心不跳的欺负文盲们。 他确定,以小田他们在日本的地位,根本不会知道菊花在日本究竟代表什么。 他也坚信,就算小田他们知道菊花的含义,也一定会代表公公发起“知识产权”的斗争。

天下,只能有一个皇帝,也只能有一朵菊花。 吆西!倭卫们万分激动的看着小田手中高高举起的菊花!太美,太美了!“诸君,我一定会带领你们回到日本,解救我们的同胞,解救我们的人民,拯救我们的日本!”“三个我们”充分代表了魏公公的态度,也充分表达了他对日本人民的关爱之情,也充分表达了他对誓言的承诺。

“打倒天皇,打倒幕府,打倒所有的特权之士!”真田高呼起来。

公公感到欣慰,他知道现在喊出打倒天皇的口号,对于小田他们并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对于日本人民也没有任何负担。 因为,天皇,眼下只不过是个要饭的傀儡。

他的逼格尚未到达巅峰。 日本的将军之所以不敢打倒天皇,只因为所有的日本贵族统治的法理就是依据天皇至高无上的血统,包括家格等都是依据在血缘亲疏的基础上。

所以,打倒天皇,否定天皇,等于否定日本贵族本身。 这怎么能成呢?就跟重孙子喊着我要誓死打倒老太爷一样!谁干得了!日本的天皇家族只是日本神道教的精神领袖,跟中国的孔家之于儒教的地位一样。

相当长的时期内,天皇家族只是傀儡,没有任何实权,就跟庙里的佛像一样,对将军的统治构不成任何威胁。 在此背景下,将军是脑子坏透了才要把佛像踹了自己上去镀金做蜡。 中国历代王朝爆发无数次农民起义,也只是叫着打倒皇帝,没有人叫着打倒孔老二。

天皇和孔老二,是相等的。

而且,日本下克上的传统是悠久的,如果实权人物罢黜天皇,会给反叛者造反的口实,造成实权人物势力的失控。 然而,广大的日本人民并不在这个反判者序列中。

只有武士以上的阶层才能称为日本人民,下面的,不过是牲口。

天皇对于普通人民的影响,也还远远没有达到后世的疯狂。

当然,不管这个天皇现在有多水,魏公公也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他的“菊与刀”可不是给天皇做嫁衣的,他一手引领的怪兽也不是给天皇上香的。

因而,必须直接从根子否定天皇存在的任何意义。

尊皇讨奸中的“奸”,有天皇一份。 要打倒,就一块打倒,飞灰烟灭,连片瓦都不给它留下!可惜没有广播电台,要不然公公一定会在此刻向世人宣布,他魏公公绝不以天皇、以幕府为谈判对手,而期望与致力于中日一家,尊奉大明皇帝陛下的所有日本有志之士合作,共同开创美好的东亚未来!昭和过后,屋内一片安静,只剩公公一人。 公公坐了下来,他的气息变得罗曼蒂克。

为了统一战线的需要,公公认为自己有必要取一个教名。

否则,他老人家不太好忽悠来自法西兰革命老区以及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吉国等国的思想传播者。 尼古拉,是公公想到的第一个教名。

他对这个教名印象深刻,因为郑芝龙就叫尼古拉,好像,永历皇帝的太子教名也叫尼古拉。

但想到赵四,公公毫不迟疑的否决了。

逼格太低,一股大茬子味。

最终,公公敲定自己的教名为圣约翰。 全称:圣约翰*庞麦臣。

一个东西方文化结合的经典之作,一个充满贵族气息和浪漫主义色彩的教名。 至高无上的圣约翰*庞麦臣,万岁!乌拉!板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