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逐出书院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7-06
  • 148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徐贾面露惊慌。 余子游愣了一会,又几分不屑,又似有几分强作镇定地道:“运气真好,我看你还能蒙对几题?”徐贾也是缓了过来道:“余兄说的对,他不过恰好答对一题的,要答对五题才可,他下面的七道

第七十九章 逐出书院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徐贾面露惊慌。

余子游愣了一会,又几分不屑,又似有几分强作镇定地道:“运气真好,我看你还能蒙对几题?”徐贾也是缓了过来道:“余兄说的对,他不过恰好答对一题的,要答对五题才可,他下面的七道题,他必须答出四题,否则也是舞弊。

”林延潮转过头来道:“你们好啰嗦,还让不让我好好背书了。 ”余子游,徐贾都是窃喜,他们心知背书时切记分神不得,他们就是要故意激怒林延潮,让他不能专心。

“你还管什么?嘴巴在人脸上,你还不准别人说了?”“你这个窃文之贼,还有什么脸面,指责他人,真不知羞耻。

”书院众弟子们都是自觉离了余子游,徐贾一步,他们这故意捣乱,使林延潮分心手段很下作。

但凡正直的人,都不屑于与他们为伍。 林燎出人意料的没有制止,而是听着二人的呱噪,对林延潮再道:“第四题,子曰:愚好自用,贼而好自专……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

”这一篇出自中庸,共有两句,乃是大题,因为题目太长,经常容易被人忽略过。

“答不出,答不出……”徐贾心底暗暗道。 余子游在一旁道:“先生,不可让此人想得太久,谁知他又使什么手段,快约以时间。

”“卑鄙!”一名弟子看不过去道,“余兄的人品,我们今日算见识到了!”余子游脸色煞白,仍强笑道:“你懂什么?滚开!”林燎袖子轻轻颤抖,有几分怒不可遏,当下深吸了口气对林延潮道:“就依余子游说的,给你五十息。

五十息后,答不出算你输了。

”林延嘴角边浮出一丝笑意道:“先生,我现在就答给你听,天下之宗周,于文于礼见之矣……此固天之道也,世之纪也,而敢有不同者哉!”“善!真一字不差!”林燎点点头。 众弟子们一片哗然,一字不差意味着什么,四书五经背得一字不错,已是不容易了,又何况八股文范文。

“这……这不可能。

”徐贾惊道。

“徐贾,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徐贾已是开始深深地后悔了,心道我何苦要帮余子游出头,他们两个斗就斗去,反正我又进不了内舍。 余子游这时候站出来道:“先生,请让我来选题。 ”众人见了这一幕,都是看不下去,余子游这么说显然是连林燎都不相信,认为他与林延潮间存在某种默契,要自己来。

这一刻林燎对余子游彻底死心,他将书卷放案上一放沉声道:“好,你来考。

”余子游听出林燎口气里的怒意,心底一阵阵后悔,但是现在他已是没有回头路了。 而支持余子游的同窗们也是摇了摇头,若是再支持他,就是与讲郎和书院反目。 有一人道:“余兄,你好之为之,给自己留个台阶下吧。

”余子游对这些话至若寡闻,强撑着身子走到案上。 余子游神色冰冷,当下将一叠文府书册,翻过来倒回去挑了半天,然后瞪向林延潮道:“第五题,呜呼!天难谌,命靡常。

常厥德,保厥位。

”林延潮淡淡地笑着道:“余兄到了这一刻,你还不死心,你听着……”林延潮一边说,余子游一字一字的比对着,林延潮竟是没有背错一字。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林垠长叹一声离开了书屋。

“第六题,七世之庙,可以观德。 万夫之长,可以观政。 ”余子游咬着牙继续问道。

林延潮这一次不假思索地背着。 “第七题……”“第八题……”“第九题……”林延潮又是连背四题,一字不错。 书院众弟子已有原先的羡慕嫉妒,到这一刻只剩下佩服二字。

林延潮这不是蒙对的,而是将整本题库都背下大半了。 换句话说,以林延潮现在的水平,又何必去打小抄作弊。 余子游的额头已被汗水打湿,眼睛是通红的,手上虽是翻着书页,但给人感觉是无心拨草般,然后苦笑着道:“最后一题,好了,最后一题……”“可以了。

余子游,给你自己留一点颜面吧!”“延潮九道题答出了七道,你别不要脸了。

”几个人出声,余子游听了身子一颤,将手里的书奋力朝人堆一砸,用俚语土话大骂道:“胬你娘,什么鸡趴!”这时林燎开口道:“余子游,你当着师长的面污蔑陷害同窗,坏了书院的规矩,从今日起,你被逐出濂江书院了,以后也别说你是我的弟子。 ”林燎最后一句话下。

余子游陡然跪下,上前抱着林燎的大腿垂泪道:“先生不要,学生知错了,学生知错了。

”林燎长叹一声道:“我也已给过你机会了。 其实这一次你虽试了第三,但我已向山长求情,正好内舍有一弟子,家里大人过逝,要休学回家,你正可以补入中舍,哪知你非要害林延潮,将你自己的机会失去了,眼下只能补外舍第四名入内舍了。

”余子游听了但觉得喉咙的痰一涌,本脸上就是眼泪鼻涕,这一下更是伏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心底骂道,为什么会这样,会这样。

外舍弟子们见了余子游如此,都是露出了嫌弃的神色。 林燎语重心长地道:“其实进不进内舍都无妨,自己在何处不能勤学用功,你去书院外面悉心念书,将来未必不能中秀才。 ”“是啊,余兄!”众弟子们都是心软,见余子游被革出了书院,也生出几分恻隐之心。 “我要你们同情了吗?”余子游猛然抬起头,指着几人骂道,“不就是给破内舍吗?我还不稀罕了。

”“这余兄,真不识好歹。 ”“算了,你没看出吗?他平日就是这等之人。

”说完余子游提起书袋大步奔出了书屋,但一不小脚下拌蒜,磕在门槛上,砰地一声摔在地上,书洒了满地都是。 众人都是一并摇头。 又是寒冬腊月,辞旧迎新时。

小船在闽水上划啊划,载着林延潮返回了家里。

身上背着行囊,走在乡间的路上,远远的堤坝下面,就是自己的家乡。

到了村口几头土狗跑了出来,似乎有些认生,待林延潮作势踹了几脚后,这才呜呜地走开。 “我回来了。

”林延潮道了一句推开家门,却是吓了一跳,但见自己的家里坐的是满满当当。 林延潮看他们打扮,才知是渔民催首,网甲。

自从林高著作了河伯所大使后,家里门槛都被这些人踏破了。

林延潮见了当下作了团揖道:“见过诸位叔叔伯伯。

”在座年纪都是与大伯差不多,但见林延潮施礼,都没有托大,站起身来回了个半礼。 “是秀才的公子吧!”“一见就知是文曲星,将来的状元郎。 ”“林老爷真是好福气,有个读书人的孙儿。 ”这话说得上首林高著呵呵直笑道:“喝茶,喝茶。 ”大伯满脸春光,拎起家里的粗陶茶罐儿,给人倒了圈茶,还对林延潮道:“潮囝你回来了,我还念叨着你几日回来呢?”灶前大嫂在煮荷包蛋招呼客人,见了林延潮赔笑了两声。

林延潮笑了笑道:“大伯劳你挂念了。

”当下林延潮上前向爷爷行礼道:“爷爷,孙儿读书回来了。 ”林高著笑着道了两声:“好,好。 ”他的下属,网首们见了林延潮又是一阵夸赞,林高著微微地笑着,林延潮凑见一旁这些人带着的年货堆得可是高高的。 林延潮说了几句话,当下就走到自己屋子,走进去就觉得两眼一黑,眼睛被手掌遮住了。 “猜猜我是谁?”一个女孩的声音腻声腻气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