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涵叶文城小说 第2章 以身相许怎么样?

  • 来源:本站
  • 发布时间:2019-05-15
  • 160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简介 沈知涵叶文城小说第2章以身相许怎么样?完结小说《总裁,请以身相许》由白狐狸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知涵叶文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

沈知涵叶文城小说第2章以身相许怎么样?完结小说《总裁,请以身相许》由白狐狸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知涵叶文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求求你了,先生,我被继母卖到这里,又被这里的人卖给一个老头,我刚刚……”“我没兴趣听你的故事。 ”叶文城重重地合上文件,看向沈知涵。

之前只是一瞥,没有认真看她的容颜,叶文城这么一看,却瞬间被惊艳了。

太...推荐指数:《总裁,请以身相许》第2章以身相许怎么样?免费试读“求求你了,先生,我被继母卖到这里,又被这里的人卖给一个老头,我刚刚……”“我没兴趣听你的故事。

”叶文城重重地合上文件,看向沈知涵。

之前只是一瞥,没有认真看她的容颜,叶文城这么一看,却瞬间被惊艳了。

太美了,衣冠不整,狼狈不堪也丝毫不影响她此刻的耀眼。

沈知涵的话被打断,叶文城的冷漠让她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

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和老李的叫喊声,“死女人,你给我出来,你……”李生停在了叶文城的包间门前,看到站在里面的沈知涵,李生嘿嘿嘿的笑起来。 这怪异的笑声,让沈知涵的恶心越来愈浓。

身后李生的脚步声渐渐靠近,沈知涵看向叶文城,低低地叫了一声“先生……”叶文城想了想,看了眼李生,本是不想搭理的他突然站起身来。 李生已经走到沈知涵的身边,他伸手想抓住沈知涵的手,却扑了个空。

叶文城先李生一步将沈知涵拽到自己的怀里。 “这是我李生的女人!你是什么人,放开她,”李生扑了空,看着自己掏钱买的美妞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气急败坏,想再次抓住沈知涵的手,“你跟我走!”“你在我叶文城这里找你的女人?”叶文城冷声问。 “叶……叶文城?”李生听到这名字,舌头都要打结了,“你真的是叶文城?”S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叶文城。 叶文城没有回答,他只是冷冷地看着李生。 李生哆嗦着退后,他看了一眼沈知涵,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包厢。

看着李生跑开了,沈知涵松了口气,却发现自己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里。 沈知涵微微挣扎,叶文城下意识将她抱紧。

“先生……”沈知涵低着头,轻声说。

“怎么,不对你的救命恩人表示感谢?”叶文城冷笑着问道。

“谢谢。

”沈知涵低声说。

“这个感谢,我不怎么满意。

”叶文城冷声说。 沈知涵吓得抬起头来,一不小心,叶文城映入了她的眼帘。 简直是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那五官和脸部的轮廓简直是黄金比例,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沈知涵的视线无法自拔地跟着他的脸。 他的脸慢慢地放大,沈知涵的眼睛也随着叶文城的靠近慢慢睁大。 叶文城的呼吸扑在沈知涵的脸颊上,赶紧下一秒就要吻上去。 她觉得很热,急忙躲开,想推开他,抵在他胸口的手却使不出力来。 “不如,”叶文城邪魅的笑了笑,“以身相许怎么样?”啊?短暂的愣神之后,沈知涵回过神来,“先生,您……您别开玩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请您放知涵离开。 ”“知涵?真是个好名字,这房间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岂是你想进来就进来,想离开就离开的?想走也没这么容易。 ”叶文城笑着,说出的话却没有温度。

“你还要怎么样?”沈知涵急了,她从未被一个男人抱过,而且她觉得这个男人也让她害怕。 “以身相许。 ”叶文城冷声说。 “不,不可能!”沈知涵使劲一推,叶文城一个踉跄便松开了她。 沈知涵急忙往后退,慌慌张张地跑出了房间。

叶文城嘴角扬起一股不易察觉的笑。

一直以来多少女人想往他身上靠,如今他拥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居然将他推开。 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

叶文城想着,掏出手机。

“知涵,明天给我详细的资料。

”挂了电话,叶文城继续翻开文件。 站在家门口许久,沈知涵才鼓起勇气,慢慢转动插在钥匙孔的钥匙。 开门瞬间,正在吃饭的陈丽萍和沈清荷同时闻声往门外望去,两人大吃一惊的表情如出一撤。 沈知涵心里冷笑一声。 “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沈清荷率先站起来,指着沈知涵向她走去。

沈知涵朝她微微一笑,“很惊讶吧?姐姐?”沈清荷气得抿嘴,指着沈知涵的手还没有放下,像是要将沈知涵刺穿一般。 陈丽萍也觉得很惊讶,但她很快反应过来,放下手中的餐具向沈知涵走去。 “这不是酒吧女吗?你还敢回来?”陈丽萍双手环胸,趾高气昂地说。

“酒吧女?”沈知涵心里泛起一丝冰寒,直面陈丽萍的呵斥,“是您吧,陈姨?把我卖给酒吧的是您吧。 ”“呵,是我呀,”陈丽萍冷笑,“你这种女人,不卖留着干嘛?”沈知涵双手紧握拳头,努力按耐住心中的愤怒,沉声问:“您为什么要将我卖去那种地方?你知不知道我被酒吧卖给了一个足以当我爸爸的老头?”“是这样吗?那酒吧卖了多少钱?”陈丽萍冷声问,她关心的是,她卖的钱多,还是酒吧卖的钱多。 沈知涵心底的凉意透彻心扉,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怒眼看着陈丽萍。

接触到沈知涵的燃着火的目光,陈丽萍更气了,“哦呦呦,怎么着,这是要造反?家里没钱了,卖掉你给家里减轻经济负担怎么了?你不知道最近家里没钱吗?”简直是理直气壮。

沈知涵咬着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一个巴掌突然朝沈知涵重重地甩下来。

“怎么,不会说话了?那我打到你会说话为止!”陈丽萍举起手再次甩向沈知涵。 沈知涵躲了过去。

“还敢躲,看我不踢死你。

正好你逃出来了,再卖你一次。

”陈丽萍气急败坏,抬起脚就往沈知涵身上踢。 从小开始,沈知涵每次被陈丽萍打,她都不会躲,一旦她躲了,陈丽萍打她的时间会更多,但是她现在不想再被继母牵着鼻子走了。

沈知涵躲着她的拳打脚踢,艰难推开门,头也不回地往外跑了出去。 “你给我回来,臭女表子,再敢回来打死你。 ”陈丽萍扯着嗓子喊,猛的将门给关上。

“妈妈,别理她,她回来了,再卖她一次呗。

”沈清荷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直到沈知涵跑出家,才出来说话。